首页 > 熊阿姨:记者的能力是如何学习和培养的

中国怎么样可以养熊,熊阿姨:记者的能力是如何学习和培养的

互联网 2020-10-29 12:58:39

2.png

我现在带实习生,会特别喜欢让他们做一个采访提纲。做采访提纲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大家对整个采访的把握。很多实习生去采访不知道问什么,或者问的问题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做一个采访提纲,最简单办法就是按照时间顺序。从这个人的成长经历开始问,这其中又包含自己的逻辑。而且最关键的是在问题中,你要放入细节,这个细节就是你调查的结果。

 

回到武大靖的采访,他冬奥会之后采访都大同小异,翻来覆去就讲了那么点事,后来我看了《人物》的采访,里面有个细节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武大靖在江苏队的时候,有一个四个人的宿舍,有两个人现在已经退役了,其中一个人在开饭店,一个人在卖大理石。我觉得这个蛮有意思的,就记到提纲里,见武大靖的时候我就问他说:你跟室友关系都蛮好的,他们现在一个在卖大理石一个在开饭店,你们每天在宿舍群能聊什么呢,大家还在聊速滑的事情吗?武大靖就特别特别惊讶:连这个你都知道?我不太知道《人物》的记者是从哪儿拿到这个信息的,但我觉得他拿到这个信息就非常厉害,拿这种公开发表的资料问采访对象,他对你的感觉顿时不一样了,他会觉得你真的做了非常详细的调查,你很尊重他,他跟你说话就肯定不会再敷衍你,对你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假如我换一种提问方式,我说那你跟你原来的队友还有联系吗?这就是一个很空泛的话题,武大靖可以说有或者说没有,这个问答就结束了。那如果我问他,你的室友的老大老二,现在一个在卖大理石一个在开饭店,你每天训练还需要八九个小时,你跟他们聊什么呢?聊饭店你也不懂呀!那他就会觉得这个问题很详细,他可能就会跟你讲。

 

他后来告诉我,他们有一个四个人的微信群,每天大家还在里面说话,他可能回到宿舍了就跟大家说两句话。我就会接着追问,我说那你都聊什么呢?你的室友都比你大,他们的烦恼会跟你讲吗?武大靖说,不会,一般都是我在里面吐槽。我问,那你都吐槽什么呀?武大靖说,可能今天太累了或者今天状态不好呀。那我会顺着这个问下去,你的小伙伴会跟你聊什么?都怎么安慰你?你天天吐槽他们会不会烦呀?最后这些体现到稿子里,就是一个完整的信息链。如果你要问武大靖他“对中国的冰雪运动怎么看”,那可想而知,他能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这是武大靖的采访最后的成文:

 

“一旦累了,武大靖还会在群里发牢骚,三个哥哥都同时在第一时间回复他。安慰的话都是相似的:想开点,你现在一天比一天好,是最好的时候,每天要努力……

 

“天天也就是那几句话,明知道他们会这样发,但还是(愿意)在群里面牢骚几句。”武大靖说。

 

“老大老二已经转行经商,一个已婚,一个马上要结婚,老三马强还在圈内,身份也已经变了。只有武大靖还留在冰场上,日复一日,重复高强度的体能训练。”

 

还有一个很常见的技巧:在所有采访进行完以后,你可以跟采访对象说:那您还有其他推荐的采访对象吗?这是一个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他可能就会推荐给你一个你完全没有想到的的特别好的采访对象。

 

还有一点就是,做一个摘抄本,我现在整理资料用的是Evernote这个软件,把同类的资料放在同一个笔记本里。在这个笔记本的下面我建立了一个摘抄本,把在网上看到的好文章粘贴在里面。有的文章我还会打印出来,从头到尾再看几遍,然后划分文章的结构,看这篇文章是怎么进入这些主题的,在这个主题里面用了哪些细节、哪些比喻、哪些现场观察。

 

跟着记者去采访,也不是呆若木鸡地坐在那儿,你从一进门开始,就可以看这个记者是怎么跟这个采访对象交往的。当时三联有个记者叫李伟,他现在是副主编,他特别喜欢坐到采访对象面前,跟对方就先说一分钟,我们最近要做什么选题,之所以中间要采访到您,是因为您是在这个方面有很多的学术造诣,然后我主要是想聊哪方面什么问题,你这么讲了之后,他心里就有谱,大家聊的话就会有的放矢,不会就是聊,聊到一半就飘掉。我现在见到采访对象在开录音笔之前,都会说把这个步骤重复一遍。

 

整理采访录音确实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但实际上,也可以从里面学到很多东西。因为不同记者的采访习惯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有的人采访,在对方说完之后,他就喜欢特别夸张的回应“嗯!嗯!”两声,跟他平时正常说话是不一样的。但听这个录音,你会明显感觉到采访对象在到肯定的回应后兴致会很高,会把这话聊下去。有的记者特别喜欢适时的总结,我记得当时跟现在的主编李鸿谷去采访某公司高层的人,高层们就蛮喜欢总结,讲逻辑化很强的一些话。李鸿谷跟大家聊了一段之后,就会说,噢,你刚才的意思是说你们做这个事情的想法是什么。对方就会立刻觉得你完全理解了我说的话,中间有一个小错误是什么,我再纠正;这个地方你理解了,那我可以再详细地跟你讲下一个事情。这些都是听录音才能学到的技巧,这些技巧成了我现在工作的方法。

 

在《GQ》的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当时跟着蔡崇达出去采访,蔡崇达出去采访都会拿一个本,做完采访之后他给我看这个本,上面都是那些非常零星的一些单词。他就说,采访对象在讲话的时候,他讲了哪句话让你特别感兴趣,你就把它记在本子上,但是你不要打破他的逻辑,让他把现在这个话讲完,然后这个就像线头一样,你回去可以顺着这个线头展开追问。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因为追问也是一个特别容易获得,获得更多更详细信息的方式。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