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白滔:比特币等原生数字资产仅有理论上成为央行储备资产的条件

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和比特币,龙白滔:比特币等原生数字资产仅有理论上成为央行储备资产的条件

互联网 2021-03-05 08:53:42
新浪新闻更多精彩 打开 龙白滔:比特币等原生数字资产仅有理论上成为央行储备资产的条件 华夏时报 03月04日 12:57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确定取消

2021年2月25日晚上,火币集团旗下火币研习社的“火币尖峰对话”栏目经济学人系列,以“数字货币如何开启世界经济新格局?”为主题在线上举行。火币研习社负责人程智鹏与中国国际商会区块链委员会执行秘书长龙白滔展开对话。

中国国际商会区块链委员会执行秘书长龙白滔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硕博连读,曾经代表埃森哲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新一代交易系统总设计师。同时龙白滔师从当年改革四君子之一的著名经济学家朱嘉明。著有《论数字货币八大冲突》、《数字货币:从石板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传承与创新》等专著。

龙白滔在其著作《数字货币:从石板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传承与创新》中提及,其早年在听说比特币的时候,将其视为传销工具,而后亲自读过中本聪的白皮书后才理解和认可,并直言傲慢与偏见致使错过早期参与比特币的机会是为憾事。且龙白滔在金融领域有较为深刻的研究,尤其结合货币发展史以及金融市场的制度对加密数字资产和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都有独到见解。如今传统金融大举进入比特币市场,加密货币市场表现繁荣,而全球央行数字货币也在不断发展,取得了诸多成果。在此背景下,火币尖峰对话经济学人和龙白滔对话,探讨了数字货币发展的诸多问题。

比特币等数字资产仅有理论上成为央行储备资产的条件

关于比特币上涨的现象,龙白滔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对全球金融体系造成伤害,而解决金融危机的主要手段就是靠印钞,由此造成了大通胀的时代,后续影响至今仍未消除。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大量增发货币,这些钱绝大部分进入了金融市场,推高了资产的价格。

在此背景下,区块链技术理念和商业模式的普及,比特币的认知度被提高并且接受度更加广泛,发展到现在包括主流金融机构和许多大企业对比特币产生兴趣。另外,在近几年来区块链技术得到了飞速发展,比如跨链问题、公链性能问题得到了很多解决方案,区块链商业模式例如DeFi发展的前景也被看好。全球通胀的大背景,比特币共识的扩大,区块链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发展,这是数字资产上涨的主要原因。

关于对比特币等数字资产和央行关系,龙白滔表示,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数字资产在理论上存在成为央行储备资产的条件。理论上讲,某个资产只要能以国家的主权货币计价,就有存在成为国家货币的储备资产的可能性,比如美国国债就是美元发行最重要的储备资产,而美国国债就是以美元计价的。

龙白滔进一步表示,要成为央行储备资产条件很多,例如市值非常大、市场流动性非常好、集中度非常低以及价格波动非常小等条件,基本上各国央行的《抵押品管理框架》会详细定义这些标准和条件。数字资产市场的相关人员需要对货币金融体系的运行有充分了解,对传统金融有敬畏之心,要思考数字金融、数字货币、区块链能为传统统金融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两方面融合在一起才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CBDC等央行数字货币对全球经济流动性的影响

火币研习社提及,央行数字货币CBDC如果发展顺利,对全球的流动性改善是否有帮助?

龙白滔表示,央行数字货币是现金替代物,本质是M0,和物理纸币现金是1:1的替换关系。物理纸币涉及到印刷、分发、流通、保管和销毁的生命周期,有很高的摩擦成本,会影响到纸币的流通效率。而数字形态的央行货币摩擦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以有极高的流通效率。

人们在消费时,使用纸币和使用数字现金的感受完全不一样,由于人们使用数字现金时,只看到账面数字变化,没有实际感受到手中货币减少,损失厌恶感更弱,因此使用数字现金时流通效率更高,转换更为频繁,从近年来微信和支付宝发展的效果明显。

龙白滔进一步表示,因此可以预见,如果CBDC顺利发展,把已有现金的流转效率提高10倍以上也并不夸张。物理纸币变成了数字化形式导致流通速度发生质变,可能导致通胀。

根据费雪公式,一个经济体里货币总需求,在一定的产出和价格水平下,与货币流通速度成反比。在产出和价格水平的乘积保持不变的前提下,货币流通速度越高,货币的总需求降低。也就是说,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之后,如果货币总量保持不变,则可能带来通胀效应。因此,在央行数字货币流通后,央行可能需要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的流转速度的新参数去校正货币的供给量。

央行数字货币在中国人手里会变成一个核武器

火币研习社提及,“MMT”(现代货币理论)是此前比较热门的货币发展理论,央行数字货币CBDC会不会成为所谓“MMT”?

龙白滔表示,央行数字货币CBDC有几点关键的作用,首先可以实现精准的总量控制,其次是货币用途的精准控制,例如央行希望部分货币流向实体经济和中小企业,或者用于养老扶贫等民生问题,而不是流向金融市场去投机。传统的财政政策对支出无法跟踪因此无法对结果进行评估。另外,财政支出的过程有贪污、截流、挪用等损耗,而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完美解决这些问题。

此外,源自大量数据的统计和分析会有助于宏观政策形成,央行数字货币为决策者提供了经济活动的微观数据。在没有央行数字货币之前,央行进行宏观经济的调控的手段比较的原始和粗糙。

龙白滔进一步表示,比如央行对银行业的窗口指导,有指定资金总量和用途,比如对三农、中小企业、棚户改革等等。其实不仅是中国央行,包括东亚国家和地区一直热衷并擅长使用窗口指导。但是现在的“窗口指导”更多根据银行向央行的监管报表进行事后审查,缺乏事前和事中的控制力。但银行有作弊动机,因为银行更希望把钱贷给他认为安全的客户,就是那些将抵押贷款用于房地产和金融投机的客户,所以商业银行有动机与客户联手作弊欺骗央行。央行数字货币就提供给央行事前和事中的手段来进行货币流向和用途的控制。但西方央行一般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们把自由市场作为“圣经”,希望让市场来决定货币的价格和用途,因此类似“窗口指导”的实践被西方认为政治不正确。

另外,控制货币的用途主要目的是防止货币进入资产投资领域去形成资产价格的繁荣和破裂的周期。资产价格泡沫对有钱人来讲是很好的,因为他们的身家主要体现在资产价格上。在西方银行业,包括央行本质上都是体现最有钱阶层的利益。要精确控制货币的用途并抑制货币进入资产投机领域,结果是避免或者削弱抬高资产价格,这不符合西方世界最顶层精英的利益诉求。所以西方央行不会将央行数字货币用于抑制货币进入资产投机领域的用途。

能够抑制过量货币进入资产投机领域,这是缓解或避免金融危机的钥匙。因此,对CBDC的深入运用可能让中国央行拥有驯服货币金融体系的能力。龙白滔表示,“所以央行数字货币在中国人手里会变成一个核武器。我们将收获一个效率最高、危害最小的金融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对商业银行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提及央行数字货币未来大规模流通将对商业银行有哪些影响时,龙白滔表示,商业银行的核心商业模式其实是吸储和放贷,其中一个重要监管指标是准备金率。如果准备金率是10%,就意味着商业银行可以创造10倍于准备金的贷款。可以简单地理解为10倍杠杆率。

龙白滔表示,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方式是与现钞或准备金1:1兑换,现钞与准备金也是1:1兑换的。把一家商业银行持有的准备金+现金+央行数字货币总量视为常数,当它持有越多现金或央行数字货币,它的杠杆率就越低,因此其盈利能力越弱。因此兑换或持有央行数字货币将直接破坏商业银行的核心商业模式。

龙白滔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引发银行存款货币流失到央行数字货币,因为央行数字货币是央行的负债而存款货币是银行的负债,前者信誉等级高于后者。尤其是在较低利率环境下,前者比后者的吸引力更为明显。银行流失存款货币,将引起商业银行的缩表,即发放贷款和创造存款货币的能力降低,这也称为去媒或去中介。零售储蓄是商业银行最稳定、成本最低的融资来源,流失存款货币将迫使银行不得不更多依赖对利率更为敏感的批发融资,因此会提高银行的运营成本和风险并削弱其信贷供给能力。

央行数字货币还将强化央行对货币体系的管控,作为被监管对象,商业银行自然就少了灵活性或作弊的空间,因此也会影响其盈利能力。

央行数字货币因其数字化的形态,没有印刷、分发、回收或保管等摩擦成本,因此如果发生“挤兑”,其速度和规模都将远超传统“挤兑”,对单个银行或整个银行业,都是灾难性的。

Libra推出的阻力主要来自哪里?

火币研习社提及,2019年由Facebook头成立的Libra协会现在计划开发锚定单个法定货币的稳定币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关注。两年后,原本拟推出的超主权数字货币Libra或已名为Diem。Libra的推出遭遇着重重阻力,而这些阻力来自于哪里?

龙白滔表示,Libra的设计初衷是要做全球化的私人数字美元,所谓跨主权货币并非其真实目标,美元实际上已经在发挥全球超主权货币的作用,所以另外的“超主权货币”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Libra目前面临最大阻力来自于G7内除美国之外国家的合规要求。

Libra代表了美元力量,后者希望Libra成为全球私人数字货币的标准,并且Libra网络成为“世界货币桥”,即各国央行直接在Libra网络发行各自的CBDC并进行互操作,货币桥还支持多种CBDC与私人数字法币、传统支付基础设施之间的互操作。货币桥对数字货币金融体系的重要性,要远远超出现在SWIFT对美元体系的重要性。美国以外的G7国家都没有办法阻挡Libra上线,但为减小其对自身伤害因此对它提出了严格的合规要求,这就是金融稳定理事会2020年形成的《全球稳定币监管政策建议》。

龙白滔在对话中表示,目前Libra短期上线的核心问题是反洗钱相关相关业务的集成,全球主要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交易所、券商、资产管理机构等)都在大力投入与Libra系统和业务进行集成。长期地看,Libra在G7能被广泛接受并因此获得全球合法性的最大挑战是G7国家对Libra以现金类资产和(三月内)短期高质量国债为主的储备结构的质疑,他们认为仍然存在相当的流动性、信用和市场风险。

而彻底消除Libra储备结构风险的解决方案是Libra的发行基于美联储发行的数字美元。这是美联储改变对CBDC态度的根本原因:为了让Libra在G7获得完全的合法性,因此在全球获得合法性并获得全球数字货币和相关基础设施的标准和运营主导权。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