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1

東南西北摺紙英文,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1

互联网 2021-04-10 19:47:58

文章被一個用戶校對過,已經相当可靠。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一

光緒十六年庚寅正月十一日記

光緒十五年四月,福成奉出使英法義比四國之命。五月二十一日陛辭請訓,並奏准賞假兩月省墓。六月初一日出都,道出津滬,皆小作句留,二十三日始抵蘇垣。是時,因無錫無房屋可居,故眷屬暫寓蘇垣也。而伯兄撫屏,因中風不語,已奏請開副都御史缺,亦於五月杪出都,六月十五日抵無錫。福成於二十八日回錫,則伯兄病已革矣;七月初二日,遂至不起。趕為料理喪葬事宜,並至仁村寺頭各鄉省墓,以九月杪蕆事。方擬十月初旬出洋,而瘧疾遽發。調治彌月,甫經痊愈,新病之後,濕熱乘虛下注,兩腳腫痛異常,又醫治旬餘,迺以十一月十四日力疾抵滬。酬應稍煩,感受新寒,復於二十一日大吐大熱,勺水不能進口者五日。皖人周汝誠(字道明),良醫也。延之製方,頗見明效;又善調理,以培養本原為主。方擬於十二月十四日乘坐法公司“揚子”輪船啟行,已購船票矣,忽接前任出使大臣劉芝田中丞來電云:德法時疫正盛,英亦傳染,望明正起程為妥。同時李傅相亦接是電,遂為電奏請旨。接准電開:“奉旨,李鴻章電奏請旨已悉,薛福成著准於明正起程,欽此。”因復居滬靜養一月,購定法公司“伊拉瓦第”船票,以是日戌刻登舟。

眷屬同行者,內子與第二女也。參贊則候選知縣許玨靜山,隨員則廩貢生顧錫爵延卿、舉人趙元益靜涵、直隸候補縣丞錢恂念劬、優廩生張美翊讓三、浙江候補鹽大使楊振鑣叔平、江蘇候補縣丞沈翊清逋梅、候選通判左運璣子衡、候選府經歷潘承烈景周,繙譯學生則舉人胡惟德馨吾、候補千總王鳳喈儀亭、附生王豐鎬省山、同文館學生世增益三、臨生郭家驥秋坪,供事則候選直隸州王錫庚鵬九,武弁則趙占魁、王鐸也。

其餘尚有家人二名、庖丁二名、成衣一名、整容一名、女僕二名、婢一名。復有參贊、二品頂戴、分省補用道黃遵憲公度,繙譯、候選直隸州知州那三華祝,籍隸廣東;隨員、內務府員外郎聯豫建侯,赴粵省親:皆訂明在香港守候。隨員、補用直隸州知州王詠霓子裳,在丁憂期內,訂明俟明年服滿出洋;學生、舉人陳星庚鈞侯,俟會試後出洋。

“伊拉瓦第”船能儎三千五百三十二噸,在公司船中號為中等。其大者能儎四千三百噸。聞法國公司船在中國海面者共有十餘號,約計成本五六百萬金,攬儎客貨所入尚不敷所出,由國家每年津貼一千三百萬佛郎,蓋其意在練習水手,俾熟諳海道沙線,為用武之備也。

伊拉瓦第一作伊魯埃提,又作厄勒瓦諦,即緬甸大金沙江之別名,在暹羅湄南河之西、印度恆河之東南,流入馬爾達般海灣。法公司船,大抵以地球諸大江為名,如“揚子”等船是也。船長一百二十七法尺(每一法尺即一邁當,合工部營造尺三尺有一寸),廣十三法尺有半,馬力二千四百匹,氣力(氣力即壓力)得馬力四分之一,吃水七十二法尺,每一點鐘行十四海里(每三海里抵中國十里)。船主布禮戴,乃法國水師中之有官級者,派充公司船主。其管事及水手等,並係水師中員弁兵士,俾在海面練習風濤、沙線、駕駛、測量等事,其用意亦深矣。法公司船,行澳大利亞及馬達加斯加者八;行中國日本者十三;行安南者五;行大西洋者六;行地中海者二十五;共五十七艘。已有船名,造而未成者,五艘。

十二日記

晴。巳初展輪,巳正二刻出吳淞口,南行。申初,入浙江境,望見諸島,西名果臘夫(近普陀山)。船主至此始自能識塗,不須引港人矣。酉正,過鎮海口。兩山對峙,形勢自雄。舟右視虎蹲山塔燈甚近。入夜,風浪較大。

十三日記

晨,微雨;午後,晴。午前舟頗簸蕩,暈者吐者較多。舟南行,偏西二十七度。午正,在赤道北二十六度三十一分,北京偏東四度八分(即巴黎偏東一百十七度十七分)。戌正初刻,舟右諸山綿亙,已抵福建泉州境,蓋當臺灣之西北云。自昨日午正至本日午正,共行三百三十二海里,寒暑表六十三度。(每日寒暑但記午正。)

十四日記

晨,大雨;午後,晴。風浪平靜。辰正過汕頭。巳刻,舟行偏西七十四度。舟右諸山隱見。午正,在赤道北二十二度四十八分,北京偏西一度二分(即巴黎偏東一百十三度五十七分)。自昨午至本日午正,共行三百四十一海里。寒暑表六十七度。復行一百二十七海里,戌正抵香港下碇,在赤道北二十二度十五分,北京偏西二度十七分。由上海開行,越六十點鐘而達此,計程八百七十海里。

香港與九龍山對峙,山勢四面迴抱,極占形勝。英人以為絕好“哈勃”,涎睨已久。“哈勃”者,譯言航海避風處也。道光壬寅年為英所據,初祇一荒島耳,周圍僅數十里;英人招徠墾闢,盡力經營,遂成巨埠。洋樓攢倚山嶺如蜂窩,有上環、中環、下環之名。其內大街名維多利亞,尤為貿易總匯。瓌貨駢集,闤闠雲連。居民凡十二萬人,船戶三萬人,總計十五萬人。內西洋人僅有三千,其餘皆華民也。又水陸操練兵三千,由英調來。香港為閩粵逋逃藪,雖與粵垣相距咫尺,而華洋隔絕,中國官不能拿問;必須設一領事官,嚴緝奸宄,保護商民,即合公法,最於中國公事有益,然前任使臣屢爭之不能得也。此事當相機待時而行之。

十五日記

晴。寒暑表七十四度。繙譯那三華祝、隨員聯豫建侯,由粵省來登舟。余遣那華祝、世益三,先赴英總督署中,告以將訂時往拜。午正二刻,英署以小火輪來迓。抵岸,英兵約七八十名排隊作樂為禮,礮臺聲礮十五,以轎迎余至署。余與總督傅衞廉相見,各道寒暄數語。傅君言:仰慕已久,渴欲一見。並言駐港二年,身體不甚舒暢,擬附下次法公司船回國養病。申初三刻,傅君率將弁澳屏、繙譯官梅埃,來船答拜。坐談片刻,款以酒果而散。香港有學堂,有監牢,郭筠仙侍郎已記文。又有兵房,有大花園,有博物院,隨員等皆往觀之。香港對面有船隖,似另建一小島上,蓋與九龍山相近。余欲往觀而未得暇,望見之焉。

十六日記

晴。寒暑表七十四度。參贊黃遵憲公度,攜一子一僕由嘉應州來登舟。午正一刻,開行。未初二刻,出口。風順船平,水見黑色。

西士傅蘭雅,纂《格致彙編》,介趙靜涵請序於余。余以滬館事冗,即囑靜涵代擬一稿,已為點定,送交傅君矣。茲者,風和日麗,舟平如砥,復取前稿諷玩數遍,酌加刪潤,附誌於此。序曰:

格致之學,在中國為治平之始基,在西國為富強之先導,此其根源非有殊也。古聖人興物以前民用,智者創,巧者述,舉凡作車行陸,作舟行水,作弧矢之利以威天下,所謂形上形下,一以貫之者也。後世歧而二之,而實事求是之學不明於天下,遂令前人創述之精意,潛流於異域。彼師其餘緒,研究益精;競智爭能,日新月盛。雖氣運所至,亦豈非用力獨專歟?方今海宇承平,中外輯睦,通使聘問,不絕於道。西國之討論中外經史者,不乏其人,而吾儒亦漸習彼天文、地輿、器數之學。涉其藩,若浩博無涯涘;究其奧,則於古聖人作述之原,未嘗不有所見焉。甚哉,格致之功之不可不窮其流也。西士傅蘭雅先生,英國之通人也,航海東來二十餘年矣,通曉中華語言文字,於繙譯西書之暇,取格致之學之切近而易知者,彙為一編,按季問世。不憚採輯之煩、譯述之苦,傅君之用心,可謂勤且摯矣。顧吾謂中國數千年以來,材智迭興,固未嘗無好學深思之士造乎其極者;第自《周禮·冬官》一書既佚,而操藝者師心自用,擅其片長以眩於世;學士大夫又鄙棄工藝而不屑道,而古先聖哲所作述之絕學遂亡。詎知泰西各國,殫億兆人之智力,潛闚造化之靈機,奮志經營,日臻富強以雄視宇宙邪?閒嘗攷其大凡:其齊動力之輕重疾徐而製器者,曰重學,即攻木攻石攻金之工也。剖別物質,各殊其劑以程材者,曰化學,即冶人廾人之業也。以火化水,使積力而生動者,曰汽學,即蒸釜酒龍之製也。凹凸晶鏡,令光點遷就而利視者,曰光學,即陽燧銅鑑之各適其用也。其他磁石引鍼,琥珀拾芥,即電學之權輿也。一尺之棰,日取其半,萬世不竭,即幾何學之妙用也。吾華讀書之士,明其道者忽其事;工師之流,習其業者昧其理。多未明曉西法,故不能互相引證,抉其精要,然其學未嘗不可攻而能也。傅君《彙編》出,而人知格致之實用,庶幾探索底蘊,深求其理法之所以然。風氣既開,有志之士鍥而不舍,蘄使古今中西之學,會而為一,是則余之所默企也夫!

十七日記

晴。風順,浪平。舟行偏西一二十度。昨夜已過瓊州,巳正,入越南境。自昨午至今日午正,共行三百四十三海里。寒暑表七十四度。在赤道北十七度二十五分,北京西五度二十四分。水見翠藍色。

日本人重野紹一郎與學生王豐鎬談。據稱,日本駐法公使曰田中不二麿,駐英公使曰河瀨真孝,日本國皇名睦仁。

十八日記

晴。風順,浪平。舟南行偏西一二十度,水見綠色。辰刻後,舟右諸山,或遠或近,連綿不斷者數百里,其崖皆童,其土或赭色。午初所過者,曰平頂山,屬越南順化府境。自昨午至今日午正,共行三百五十四海里。寒暑表七十六度。在赤道北十一度四十九分,北京西七度十二分,巴黎東一百六度五十七分。未初,過白大蘭海角(洋文譯為派達姆角)。有大魚在舟右約十丈外,浮沈隱見,傍船而行。騞然躍起,長三四丈,揚鬐噴沫,有自得之意。或曰,輪船行處必有小魚隨之,俟船上擲下食物而食之,此魚大者,蓋來食小魚者也。或曰,昔安南有王子溺水,兩鯨魚翼而起之,由此土人奉鯨魚為神,相戒不敢捕,故鯨魚尤大,斯殆鯨魚也。亥初,舟右見塔燈,蓋距西貢口近矣。

十九日記

晴。子正進西貢口,舟折而北,西望水面數十里,沙水淺阻不能暢駛,惟順東岸山麓,曲折緩輪而行。入口里許,半山凹處有法國兵房礮臺,頗占形勝。寅初二刻,停泊碼頭。自昨午至進口,共行二百三十二海里。由香港至口,共行九百十五海里,又行十五海里而停泊焉。土人云,此口有七十二灣,與大沽口仿佛。其盤旋極狹處,祇容一輪。法人於此睥睨已久,咸豐、同治閒,越南殺教士之案起,法兵艦始往攻順化,不克而退,遂入此口。凡啟釁兩次,割地六省,設西貢總督治之。越南有此險而不能守,宜其弱也。西貢出口貨為麻、豆、米、糖、錫、象牙、胡椒、棉花、榆樹、檀香、石油、樹膏、檳榔、玉桂、燕窩。進口洋廣貨、鴉片、茶葉,而洋廣貨為大宗,上年價至洋銀八十萬員。民奉天方教者(即回教)居多。土人男女蓄髮跣足,女子長衣窄袖,頸足飾圈鐲,喜食檳榔。居民二十萬,內有華民五萬,印度人數萬,其餘皆安南土人。法駐防兵三千,礮兵四百,越兵一千二百,法商二三百人。馬路四闢,洋樓毘連。距此十里有巨市曰隄岸,粵人貿易之舊街也。土人憚與洋人往來,必藉粵人居其閒,故土貨廣貨薈萃於斯,乃開鐵路以火車載客,每一時往返一次。余先乘馬車往遊大花園,地極寬廣,樹木蒼老,多百年物。廣蓄禽獸水族百餘種,有虎、豹、狨、熊、猩猩、象、猿、狸、狼、羊、鹿、田鼠、山貓、箭豬、袋鼠、孔雀、鸚鵡、鷓鴣、鶴、鷹、鵝、鸛、鱷魚、穿山甲之族。其花木則有木棉、秋海棠、梅、榆、蕉、竹、檳榔之族。

法人自得越南後,以西貢巡撫轄南圻六省,設東京巡撫轄北圻十三省;又設一巡撫名為“保護越南”,轄越南十二省;而柬埔寨一國已服屬於法,亦設一巡撫名為“保護柬埔寨”,轄五十州;其原設之西貢總督,則改為總督四處,往來西貢、東京之閒。該總督現往東京,余乃於午後帶那、世兩繙譯,往拜巡撫逮暖(一譯作淡能爾,而法館繙譯則呼之曰達大人)。逮君先遣其武員以馬車來迎,復導遊花園及總督署,然後與逮君相晤。須臾即來答拜,各敘談片時而別。逮君人頗誠愨;惟接任未久,不嫻外務,並未聲礮相迎,為失禮焉,余固諒其非有意慢余也。

戌刻,香山人、道銜、兼辦招商局務張霈霖,以馬車迎余及參隨等赴隄岸美南樓聚讌,述西貢近事頗詳。霈霖字沃生,居西貢三十年,以商致富。有十子,兩子已舉於鄉。沃生為人誠篤,款中國過客尤殷摯云。

西貢在赤道北十度四十六分,北京西九度四十六分,進口港與瀾滄江下游(一名柬埔寨江)平行,相距甚近。其地舊名柴棍,西音譯轉為西貢,而越南土音謂柴曰隄、謂棍曰岸,故其內街又名隄岸。有公所五,曰廣幫、潮幫、瓊幫、嘉應幫、閩幫,凡華民五萬;而分居法屬各省者,尚有二十餘萬人。土產以米為大宗,餘則燕窩、魚肚、檳榔、豆蔻等物。法人徵稅凡六項,曰進口稅、地基稅、招牌稅、身稅、貿易稅、房稅。華人身稅分三等,上等每年八十五員,次四十員,次九員半。出口貨無稅,惟米有稅,每石洋銀一角半,上年出口米至一千八百萬石之多;而鴉片煙稅每年徵一百二十萬員,酒稅每年收六十萬員。

柬埔寨有五十州,地約二千里。從前入貢越南、暹羅兩國。在西貢之西,暹羅之東。今法既設官保護,幾已夷為法之屬地,國王坐食廩祿而已。土產多魚、米、棉花、象牙、犀角、豆蔻之屬。

柬埔寨國,土音轉為金波乍國,又因金波之音轉為金邊國。或曰:該國建都金邊埠,國其俗尚佛教,多建高塔,飾之以金,故又名金塔國,亦曰甘孛智國,實即古之真臘國也。又因地產棉花,土名高棉國,而地圖或遂訛寫為高蠻國。由西貢至柬埔寨,輪船二日程,由柬埔寨至暹羅,輪船四日程,

二十日記

寅正一刻展輪,辰正二刻出口,舟南行,偏西十五度。午正,寒暑表八十度。船左見小島數座。自展輪至午正,行九十九海里,在赤道北九度二十九分,北京西九度三十二分。未初,舟右見山,蓋柬埔寨角也。船在西貢,添法國換防回國兵百五十名,皆居三等艙,蓋彼戍兵二年一換班也。兵頭袖口有金線四條。

是日晴,風逆舟蕩。午正,陰。

二十一日記

晴。風順,船平。寒暑表八十六度。自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四十五海里,在赤道北四度四分,北京西十一度十一分(巴黎東一百零二度四十七分)。

偶閱《瀛環志略》地圖,念昔鄒衍談天,以為儒者所謂中國者,乃天下八十一分之一耳。中國名曰赤縣神州。赤縣神州內,自有九州,禹之所奠九州是也,不得為州數。中國外,如赤縣神州者九,乃所謂九州也;於是有裨海環之,人民禽獸莫能相通者,各為一區,乃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環其外,為天地之際焉。司馬子長謂其語閎大不經,桓寬、王充並譏其迂怪虛妄。余少時亦頗疑,六合雖大,何至若斯遼闊?鄒子乃推之至於無垠,以聳人聽聞耳。今則環遊地球一周者,不乏其人,其形勢方里,皆可覈實測算。余始知鄒子之說,非盡無稽;或者古人本有此學,鄒子從而推闡之,未可知也。

蓋論地球之形,凡為大洲者五,曰亞細亞洲,曰歐羅巴洲,曰阿非利加洲,曰亞美理駕洲,曰澳大利亞洲,此因其自然之勢而名之者也。亞美理駕洲分南北,中間地頸相連之處,曰巴拿馬,寬不過數十里,皆有大海環其外,固截然兩洲也。而舊說亦有分為二洲者,即以方里計之,實足當二洲之地,是大地共得六大洲矣。

惟亞細亞洲最大,大於歐洲幾及五倍。余嘗就其山水自然之勢觀之,實分為三大洲。蓋中國之地,東南皆濱大海,由雲南徼外之緬甸海口,溯大金沙江直貫雪山之北而得其源,於是循雪山、蔥嶺、天山、大戈壁以接瀚海,又由瀚海而東接於嫩江、黑龍江之原,至混同江入海之口,則有十八行省、盛京、吉林、朝鮮、日本及黑龍江之南境、內蒙古四十九旗,西盡回疆八城暨前後藏,剖緬甸之東境,括暹羅、越南、南掌、柬埔寨諸國,此一大洲也。由黑龍江之北境,訖翰海以北,外蒙古八十六旗及烏梁海諸部,西軼伊犁、科布多、塔爾巴哈台,環浩罕、布哈爾、哈薩克、布魯特諸種,自鹹海逾裏海以趨黑海,折而東北,依烏拉嶺劃分歐亞兩洲之界,直薄冰海,奄有俄羅斯之東半國,此又一大洲也。雪山以南,合五印度及緬甸之西境,兼得阿富汗波斯阿刺伯諸國、土耳其之中東兩土,此又一大洲也。

夫亞細亞既判為三洲,余又觀阿非利加洲內,撒哈爾大漠之南有大山,起於大西洋海濱,亙塞內、岡比亞之南境、幾內亞之北境、尼給里西亞及達爾夫耳之南境,延袤萬餘里,直接於尼羅江之源,此其形勢,殆與亞洲之雪山、蔥嶺界劃中外者無異;尼羅江又曲折而北以入於地中海,是阿非利加一洲顯有南北之分矣。今余以《志略》所稱北土中土者,謂之北阿非利加洲,《志略》所稱東土西土者,謂之南阿非利加洲,此又多一大洲也。而南洋中之噶羅巴、婆羅洲、巴布亞諸大島,則當附於澳大利亞一洲。

夫然則大九洲之說,可得而實指其地矣。雖其地之博隘險易不同,人民物產之旺衰不同,然實測全地之方里,謂其八十倍於昔日之中國,自覺有盈無縮。所謂裨海者,若紅海、地中海皆是矣;即有沙無水之瀚海,亦可謂之裨海;即中國東隅之黃海、渤海,有日本三島障其外,亦可謂之裨海;是裨海與大瀛海,殆一而二、二而一者也。而彼所謂大九州者,在鄒衍時豈非人民禽獸莫能相通者乎?

至於禹迹之九州,要不出今之十八行省。若福建、廣東、廣西、貴州諸省,則《禹貢》並無其山川。今以置余以上所敘一州之中,約略計其方里,要亦不過得九分之一。然則禹迹之九州,實不過得大地八十一分之一;而《禹貢》所詳之一州,又不過得大地七百二十九分之一,其事殆信而有徵也。舟中無事,覩大海之汪洋,念坤輿之廣遠,意有所觸,因信筆書之。

二十二日記

丑正到新嘉坡停輪候潮。卯正進口,泊碼頭。在赤道北一度二十分,北京西十二度三十八分。自昨日午正至北,行二百海里,距西貢六百三十七海里。領事官、鹽運使銜、分省知府左秉隆子興,率其姪、隨員、即選知縣左棠樹南來謁,御亮紗袍褂、緯帽、翎扇,據云終歲衣服如此。左君在此為領事九年,精明幹練,熟諳洋語,與英官皆浹洽,辦事頗稱穩愜,蓋領事中之出色者。巳初,以馬車迎余及參隨各員,登岸行四五里,到領事府讌敘。午正,余率領事及繙譯那華祝,往拜英巡撫施密司。未刻,施君帶一武員來領事府答拜。施君在廣東多年,熟悉中國之事,人亦練達,頗致殷勤,云須於出口時聲礮相送。有頃辭去。

英國官制,駐香港、新嘉坡等處者,謂之“搿物納”,猶中國巡撫也。駐印度者,曰“搿物納萃乃蘭”,猶中國總督也。巡撫管理新嘉坡、檳榔嶼、麻六甲全境,其下有按察司、輔政司管理民事。水陸兵房二所,約有兵丁三千。有機器廠大小五所,書院三所;而中國亦有一所,曰“萃英書院”者,商人陳金鐘所創也。設領事於此者,凡十六國。中、法、荷、意、德、美、日本、西班牙八國,係特派;俄、奧、比、葡、瑞典、挪威、巴西、暹羅八國,係商人兼充。

新嘉坡南北十四洋里,東西倍之,舊名“息力”,本柔佛國地。嘉慶二十三年,英以兵船奪據之,其王退居近島。今國王頗有能名,通英法語言文字,善於酬應,常遊歐洲,廣交英國名公巨卿及各國領事;所在英不廢之,認為自主之國,然與他國交涉,仍須聽英之命。英人不稅進出口貨物,以示招徠,由是商舶雲集。十五六年前,華民居此者八九萬,今則十五六萬矣。此閒人民最雜,約有十數種,如閩、粵、瓊州、嘉應州,印度暨噶羅巴所轄諸島如西里百、爪哇(今亦稱爪華)、吉寧,言語格不相入。除華民外,巫來由族及印度人約有十萬,英人三千。巫來由,土著、最舊,其人黧黑,蠢陋如鹿豕,男女同蓄髮,赤足,腰短褲而披紅袱,右鼻孔恆穿一銅環,耳輪則穿六七;負物皆以頂戴,無肩荷者,運重以雙牛挽車。

英人於山南山北皆設兵房,礮臺因山疊壘,絕居形勝。今祇抽洋藥稅、酒稅,每月可得八十五萬員。貿易之盛,歲值至千餘萬員。土產錫、鉛、蔗糖、檳榔、胡椒、椰子、沙藤、紫菜、甘蜜(《瀛環志略》謂之甘瀝,即檳榔膏,用入藥品)、犀角、象牙、降香、蘇木、江珧柱、燕窩、翠羽、螺蚌、文貝之屬。不生五穀、棉花,俱由他埠運來。地氣極旺,最宜養生,為南洋羣島之冠。余偕子興等往遊胡家花園,前領事黃埔胡璿澤故園也。園中多蓄珍禽異物,郭侍郎《使西紀程》已略誌之,故不復贅。

新嘉坡、麻六甲、檳榔嶼全境,英總名“司曲來脫舍脫門此”──“司曲來脫”譯言海峽,“舍脫門此”譯言埠也。各國領事皆兼三埠,中國則專司新嘉坡事,緣設領事之初,忘敘及兩埠。然麻六甲、檳榔嶼華人有事,亦有來告領事者,但與英官辯論較多周折耳。此事當俟機會更正之。

英巡撫近奉本國政府檄,以新嘉坡出款浮於入款,欲籌養兵之費,俾商民任四之三,本國任四之一。巡撫舉華商之公正者為董事,福建五人,廣州二人,潮州四人,瓊州一人,欲令商辦籌餉事,聞商民尚未允也。

閩商、候選道兼暹羅領事官陳金鐘來謁。金鐘字吰音,原籍海澄,居新嘉坡數世矣,以商致富數百萬金,其祖若父並受暹羅顯職。金鐘頗疏財好義,即創萃英書院者也。丁丑晉賑,捐銀十餘萬,係丁雨生中丞派人來勸者;及左文襄公勸辦海防,復捐萬金。年六十餘,有十子,尚中國衣冠,惟言語不通,須用人傳話。自稱不忘中國,日後有事極願效力,余頗獎勵之,以備他日之用。

酉初一刻啟碇,礮臺相距較遠。遙望見冒白煙,風又不順,諦聽似有十數聲。是日晴;午後雨,即止。寒暑表九十二度。

二十三日記

晨雨,旋晴。風微,舟平。寒暑表八十六度。自展輪至今日午正,行二百六十二海里,在赤道北三度二十九分,北京西十六度十五分(巴黎東九十七度五十四分)。舟向西北,過麻六甲海峽,蓋右麻六甲而左蘇門答臘也。水見淡藍兼黃色。

二十四日記

黎明薄霧,頻響氣筒。不一刻,即出霧界。舟西北行。午正,在赤道北五度四十七分,北京西二十一度四分(巴黎東九十三度五分)。自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四十一海里。寒暑表八十六度。船右見山,樹木蔥翠,洋人名之曰“渭”;船左島上有塔燈,乃蘇門答臘之西北盡處,西名“勃臘司”也。過此,入印度洋矣。

是日晨,大雨,旋晴。屢逢陣雨,風逆,舟蕩。

二十五日記

乍雨乍止。舟指正西,風大,舟甚蕩,嘔者極多。寒暑表八十四度。昨午至今午,行三百三十一海里,在赤道北六度四分,北京西二十六度三十一分(巴黎東八十七度三十八分)。

余與同人談及,昨所經之香港、新嘉坡等埠,五六十年前皆荒島也。洋人藉經營商務,闢荒島為巨埠,而英人尤擅能事,以英人於商務最精也。當締造之初,必審其地為水陸要衝,又有泊船避風之澳,有險要可以扼守,有平地可以建屋;於是招致商民,創闢市廛。未幾,而街衢、橋梁、闤闠、園林無不畢具;又未幾,而電線、鐵路、礮臺、船隖無不畢具;寖至商稅之旺,民物之殷,輒與中國之上海、漢口相頡頏。夫商為中國四民之殿,而西人則恃商為創國、造家、開物、成務之命脈,迭著神奇之效者,何也?蓋有商,則士可行其所學而學益精,農可通其所植而植益盛,工可售其所作而作益勤:是握四民之綱者,商也。此其理為從前四海之內所未知,六經之內所未講;而外洋創此規模,實有可操之券,不能執中國“崇本抑末”之舊說以難之。因思神農氏日中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以王天下;齊太公勸女紅;管子正鹽筴而諸侯斂袂朝齊。是商政之足以奔走天下,古之聖賢有用之者矣。蓋在太古,民物未繁,原可閉關獨治,老死不相往來;若居今日地球萬國相通之世,雖聖人復生,豈能不以講求商務為汲汲哉!

二十六日記

乍雨乍晴。舟仍西指,風微,舟稍平。寒暑表八十四度。昨午至今午,行三百十三海里,在赤道北六度七十七分,北京西三十一度四十八分(巴黎東八十二度二十一分)。

余觀火輪舟車之迅捷,因念人心由拙而巧,風氣由樸而華,固係宇宙閒自然之理。自開闢以後不知幾何年,古聖人始創為舟車,為弧矢;乃閱四千數百年以迄於今,弓矢變而為槍礮,舟車改駛以火輪。從前中國小說家言,有所謂騰雲者,有所謂千里眼、順風耳者,謂不過荒唐悠謬之言,斷難徵之實事。今則乘氣球者,非所謂騰雲乎?電線、德律風,傳數萬里之報於頃刻,不更捷於千里眼、順風耳乎?即輪船日行千餘里,輪車日行二千餘里,雖騰雲之速,當亦不過如是。蓋世事遞變而益奇,昔之幻者今皆實矣。夫古聖人制作以來,不過四千數百年,而世變已若是;若再設想四五千年或萬年以後,吾不知戰具之用槍礮,變而益猛者為何物?行具之用火輪舟車,變而益速者為何物?但就輕氣球而論,果能體製日精,升降順逆,使球如使舟車,吾知行師者水戰、陸戰之外有添雲戰者矣,行路者水程、陸程之外有改雲程者矣。此外,御風、御雲、御電、御火、御水之法,更當百出而不窮,殆未可以意計測也。

二十七日記

晴。風小、舟平。丑正,過包恩得葛拉(似即曾侯《日記》之“巴德夾”),印度之東南境也。卯初,舟右見來無塔燈,蓋錫蘭東南境,山巒起伏,障海而西。午正,抵錫蘭島之克倫伯(一作格崙坡,曾侯《日記》謂應作科郎埠)。自昨午至此,行三百五十三海里。寒暑表八十七度。埠無碼頭,檥舟海中。錫蘭一島,長二百五十英里,闊百五十英里,周圍得二萬五千方英里,人丁二百五十萬。克倫伯,其大埠也,距新嘉坡一千五百九十七海里,人丁二萬有奇,種類約有六等,英吉利人、新格里人、印度人(一名探未爾,一名麻矮司)、新嘉坡人、荷蘭人,惟新格里人最舊。昔有新格里王,居開殿城,初為葡萄牙所吞併,繼屬荷蘭,嘉慶元年英又奪踞之,墾築招徠迄今。克倫伯有礮臺、兵房、教堂、書院、鐵廠、醫館、監獄、關署、花園、博物院,鐵路自山頂(地名挪拉里)至開殿山之中閒,自開殿至克倫伯埠南挪野止,計程二百英里。居民本崇佛教,近則天方、耶蘇、天主各教皆有之。英、法、德、荷、奧、阿刺伯、巫來由各種人皆備,而印度人尤多,其人民麤陋與新嘉坡等。

克倫伯海面寬闊,水勢湍激,英人以西門土築隄,約長一里以障洪濤,始能泊舟,渡船抵岸,亦臻平穩(工程經始於曾侯出使時,至今始成)。土產洋藥為大宗,及寶石、象牙、玳瑁、加非、桂皮、檸檬、香蕉、波羅蜜、椰子油;出米亦多,近兼種茶;西北海灣麥那兒,尤饒蜃蛤。英有官駐克倫伯,職視知府;其大酋駐開殿(譯音似作澉淀),即《使西紀程》所謂高諾者也。英人稱其大酋曰“格浮男”,譯之猶曰管理人,中外人稱之曰總督,或曰巡撫,皆以意會之云爾,其香港新嘉坡等處亦然。

奉佛教者名刹有三,一曰開來南廟(譯音似作“坎壘尼阿”廟,一曰考脫海拿廟,一曰梅搿開恩殿廟。開來南廟距岸七英里,余與繙譯隨員等乘馬車往遊焉。廟有如來臥像一尊,長二丈外。僧云,百五十年前所塑。又侍者坐佛二尊,其一云係二千四百年前所塑。入廟者,皆脫帽獻花為禮。此地當即古之獅子國,為釋迦如來佛成道之所,或係涅槃之所,而非釋氏生長之地也。巨塔一座,高十餘丈,圍四五丈,謂係釋氏真身所在,或曰爪也。寺僧約十餘人。經文旁行,皆以貝葉,繩貫而版夾之。余購貝葉經數部,每部或百餘葉,或六七十葉,或二三十葉不等。院內有菩提樹,大可逾抱,高三四丈,相傳佛氏降生時先棲此樹,亦二千數百年前舊物,今人呼之為聖樹云。凡登岸赴廟者,必過一浮橋,以船聯成,名曰船橋。此江名開來南江,江水頗深,寬四丈許。馬車價,每輛一點鐘一羅比;渡船價,四人一羅比。每英磅易十三羅比有奇。每一馬車過浮橋,英人收稅洋一角。

二十八日記

子初開行,至午正,行一百七十五海里,在赤道北七度三十二分,北京西三十九度三十一分(巴黎東七十四度三十八分)。是日晴。風小,船平。寒暑表八十四度。

自過香港以後,歷觀西貢、新嘉坡、錫蘭島諸埠,雖經洋人墾闢經營,闤闠雲連,瓌貨山積,而其土民皆形狀醜陋,與鹿豕無異,仍有榛狉氣象。即所見越南、緬甸之人,及印度、巫來由、阿刺伯各種之人,無不面目黝黑,短小麤蠢,以視中國人民之文秀,與歐州各國人之白皙魁健者,相去奚啻霄壤。

余因思南洋諸島國,自古未聞有傑出之人才,無不受制於人,今乃為歐洲諸國所蠶食。蓋地在赤道以下,有暑無寒,精氣發洩,終歲無收斂之時,所以人之筋力不能勤,神智不能生,頹散昏懦,無由自振。

即如五印度地方萬里,物產豐饒,在昔未聞有強盛之國。元明以後,蒙古翦之;近者,英人併之。至瞿曇氏之所生長,竊意當在中北兩印度離赤道稍遠之地。雖錫蘭亦有佛跡,恐係游蹤偶到,或曾在此住持而已。

大抵地球溫帶為人物精華所萃;寒帶之極北,則人物不能生;熱帶之下,人物雖繁而不能精。而溫帶近寒帶之地,往往有鍾毓神靈、首出庶物者,則以精氣凝斂之故也。

二十九日記

晴。寒暑表八十三度。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三十九海里。舟西北行,浪靜風微,海天如鏡。午正,在赤道北八度三十一分,北京西四十五度二分(巴黎東六十九度七分)。

二月辛未朔記

晴。西行少北。舟平如砥。寒暑表八十三度。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四十海里,在赤道北九度四十九分,北京西五十度三十五分(巴黎東六十三度三十四分)。

初二日記

晴。西行少北。風小,船平。寒暑表八十一度。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四十海里,在赤道北十一度十二分,北京西五十六度八分(巴黎東五十八度一分)。

初三日記

西行偏北。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四十六海里。寒暑表八十一度。在赤道北十二度三十四分,北京西六十一度四十八分(巴黎東五十二度二十一分)。舟左傍沙各脫臘山(《使西紀程》作蘇克得拉島)。是島亦隸英國,長六十洋里,闊二十洋里,土著約四千人,俱阿刺伯種也。山腳有一德國輪船,擱滯淺沙幾及兩年,規模尚未全損。西人因言,由此山起,至阿非利加之山角(名曰嘉特分)止,海底沈沙倏忽聚散,行船者俱有戒心焉。

是日晴。夜半,舟微蕩。

初四日記

舟指西北,水深藍色。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三十九海里。寒暑表八十度。在赤道北十二度四十五分,北京西六十七度二十九分(巴黎東四十六度四十分)。海面兩飛魚飛入艙中,長不盈尺,背有兩翅。《呂氏春秋》:雚水(注:雚水在西極)之魚名鰩,其狀若鯉而有翼,殆即此耶?

是日晴。風小,舟平。

初五日記

寅正抵亞丁灣,進口下椗。在赤道北十二度五十二分,北京西六十七度三十分(巴黎東四十六度四十分)。克倫伯至此,計程二千一百十七海里,由昨日午正至此,行二百三十八海里。童山不毛,奇峯壁立,水深綠色。英人建屋東南山麓,為往來舟艦接濟煤水之所。本阿刺伯海口,山後故城在焉。道光十八年(西曆一千八百三十八年)為英人所據,締造經營。建礮臺三座於山上,開山鑿徑,由山腳以至山頂,盤旋曲折,築石城,設鐵門,置巨礮,徙印度犯罪人於此,令修礮臺。山頂有蓄水池,近行蒸水之法,以海水化為淡水焉。道上頗多駝、驢、牛、馬。駝小而矮,背皆獨峰。馬皆精壯雄健,蓋阿刺伯馬,素有名者也。土人黧跣,而齒奇白;女則蒙面穿鼻;男女項閒,均掛佛珠。民人約有二萬,大約多奉回教,均阿刺伯、印度種也。英官知府一員駐此,屬孟買巡撫。戍兵約有二千。土無所產,僅產加非及駝鳥卵羽而已。海面有沈舟一,名“愛納特”者,去年七月法公司兩船相碰,失事於此,而其一無恙云。辰正大雨,約一刻止。聞此閒從前二三年一雨,今則半年一雨。而余此日獨遇雨焉,殆偶然歟。自西貢至亞丁,土人皆駕獨木小舟;並見羣兒戲游海面,如魚如蛙。因郭侍郎《紀程》、曾侯《日記》已詳著之,故不復贅。午正,寒暑表八十五度。酉初啟輪,子正入紅海口。海頸名“勃白爾門”,又名“哭海頸”(中國地圖曰“流淚門”)。兩山南北矗立,以海面望之,約三洋里;然水底皆有礁石,中閒可行者僅一洋里也。由歐洲入中國者,此頸壞船最多,故以“哭頸”名之。南山名丕立姆,英人亦設礮臺,有兵百餘扼守,兼設塔燈二座。行五六洋里。初入紅海,兩邊尚見岸,左阿非利加而右阿刺伯也。

初六日記

晴。風小,舟平。寒暑表八十三度,午後八十七度。開輪至午正,行二百八十九海里。舟右見小島突出海面,皆沙石,無草木。午正,在赤道北十五度十八分,北京西七十四度三十四分(巴黎東三十九度三十五分)。海水不見紅色,仍深藍色,兩面不見涯岸。

初七日記

晴。寒暑表七十九度,最涼時七十三度。昨午至今午,行三百三十三海里,在赤道北二十度,北京西七十七度三十七分(巴黎東三十六度三十二分)。入夜,風大浪涌。

初八日記

晴。舟指北少西。東北風大,顛簸殊甚。寒暑表七十三度,最涼時六十九度。舊云紅海炎熱,而此次氣候獨涼,蓋因北風來自歐羅巴也;倘南風從阿非利加而來,必熱矣。兩洲空氣冷熱懸殊,風之激盪,挾空氣以俱來也。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零七海里,在赤道北二十四度二十五分,北京西八十度十六分(巴黎東三十三度五十三分)。自入紅海以來,兩邊並不見岸,海水由深藍變深青色,日光所映翻出波浪,亦閒有似淡紅色者,惟諦視之則非耳。

偶與黃公度談及美國限制華民之事。公度言:前為舊金山領事時,查銀行滙票總簿,華民每年匯洋銀至廣東者,多則一千五六百萬員,少則一千餘萬員,四年扯算,每年洋銀入中國者可一千二百萬員。然此僅就舊金山言之耳,他如古巴、秘魯、西貢、新嘉坡及南洋諸巨島,華民不下數十百萬,其商傭所得之銀輸回中華者,奚啻數倍於是。蓋近年通商,以出入貨相準,華銀每歲流出外洋者,約二千餘萬兩,惟出洋華民商傭所得,以之相抵,尚覺有贏無絀。近聞新金山有華民四五萬,英人援美國之例,亦有限制苛待之意。此事終恐棘手,必不得已,祇可另籌抵制之法。

初九日記

子初,過來北賴燈塔。辰初,過阿要臘非燈塔,已進蘇彝士海灣矣。船左右皆有山羅列,直接至新開河止,海面闊僅十餘里或二十餘里不等。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二十海里。寒暑表六十八度,午後七十五度。申刻後,日光斜照,浪無微紋,如蕉之翠,如鏡之清。時有水母浮沈海面。此處為土耳其之埃及總督所轄,埃及即麥西也。麥西古稱名國,觀其山水清華,人亦明秀,頗有江浙景象,宜其開西洋文物之先聲矣。惟地多沙漠,尚近紅海之尾,每東南風一起,挾阿非利加之空氣以俱來,令人異常煩熱耳。午正,在赤道北二十八度四十三分(巴黎東三十度三十九分)。

又行七十九海里,酉初,抵新開河(即蘇彝士河)口,距亞丁一千三百二十八海里,有小輪舟來收進口稅。是船能容三千五百噸,應納稅洋銀七千員;又船上約有人五百,應納稅洋銀一千員;計納八千四百餘員,合三萬五千佛郎,其費可謂重矣。然經理此河者,費用亦鉅。河中挖泥機器船分布各段,恐浮沙之淤積也;岸旁電線相接,十里設一電局,見有來船則電告前船,使停泊以相待,以兩船不能並行也;又於江路窄處,懸球於桿,大如瓜,以為表識,與電線相表裏者也;入夜,紅綠燈沿河排列(紅左綠右),恐黑暗不能見浮筒也。所收之稅,除費用外,各股主均分其利,每歲不下數百萬鎊。聞賴賽樸斯(一作里息勃斯)開河之時,每股分票一紙五百佛郎者,今已漲至三千佛郎矣。戌初進河口。(河長八十七洋里,廣七八丈,深約三丈。)亥初,船主導觀電燈及羅盤、星圖、地圖之屬。(從前禁止夜行。近有電燈,夜間並不停泊。電燈在船首,照耀可二三里。)蘇彝士埠,乃新開河之南口也。有市鎮,貿易頗盛,距口八里,通以鐵路,在赤道北二十度五十七分,北京西八十三度五十七分。埃及總督本屬土耳其,今立為附庸之國,故亦稱王,歲納貢稅而已。埃及有海口三,曰達每太,曰蘇彝士,曰亞勒散得。

初十日記

晴。舟甚平。寒暑表八十六度。水翠綠色。乍行乍止,因來往舟甚多,隨處停避,且緩輪而行。夾岸沙灘,晝時適值南風,熱氣隨風沙撲面,令人躁悶難受。此河之東為阿刺伯,西為埃及地。

十一日記

子正舟抵波賽(一作缽碎),亦名波脫賽德──“波脫”譯言埠,“賽德”其地名也,在赤道北三十一度,北京西八十三度五十九分,為蘇彝士河之北口,距南口八十七洋里。是處有大湖,出口即地中海也。泊舟甚多,居民約三萬有奇。其西為達每太,又西為尼羅江口,又西為亞勒散得。按尼羅為地球大江之一,與蘇彝士河並行,相距約九十洋里,發源阿非利加南境,盤屈曲折而入埃及,北流入地中海。蓋天下大江,以美之密昔昔比(一作密司失畢)為最長,四千四百洋里,入墨西哥海灣;次南亞美理駕之阿美上,入大西洋;次尼羅江,長三千六百洋里;次俄之遠尼舍,入北冰海;次中國之揚子江,長三千三百洋里,實中國之萬一千里,入太平洋。

停波賽三點鐘,寅初解纜入地中海,舟指西北。午後,為薄霧所迷。舟人測水淺深,知西行太過,復撥舵而東。申初二刻,始抵亞勒散德(埃及總督駐此)下椗,在赤道北三十度九分,北京西八十六度三十五分,居民十萬餘人。洋房毘連,帆檣雲集,近岸處東西長隄各一,以障風濤,礮臺塔燈,參差羅列,土耳其所屬一大口岸也。波賽至此約有一百八十海里。寒暑表七十五度。水翠綠色。是日逢土耳其國王誕辰,各舟皆滿懸彩旗為賀。酉初,小雨即止,展輪復行。有公司行派運淡水來船之小火輪,纜掛船尾未及解放,被撞頃刻沉沒,幸未傷人,足見行海之險。

十二日記

晴。風大舟蕩,向西北行。昨酉至今午正,行三百三十九海里。寒暑表六十八度。在赤道北三十三度三十四分,北京西九十度二十四分(巴黎東二十三度四十五分)。戌正,舟右橫山一帶,塔燈熒然,乃土耳其之開恩特島也(一作康第島,在希臘境外)。自入地中海後,水淡藍色,驟望之似黑色,蓋深故也;日光耀之,或作淡綠色,入夜,舟蕩尤甚,嘔吐者十有七八。

十三日記

晴。東北風仍大。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十六海里。寒暑表六十一度。在赤道北三十六度五分,北京西九十五度五十五分(巴黎東十八度十四分)。酉初,風息,船平。

十四日記

清晨船向西北,過枚息那海峽。左為昔昔利(一作細細來)島,其巨鎮曰梅新;右為意大利之南省卡臘勃來(一作鉛來勃山),其巨鎮曰而愛及。兩岸皆山,火車往來如織,叢林滴翠,樓閣參差。嶺頭積雪未消,舟人謂春夏之閒,花放滿山,香聞百里,誠勝境也。昔昔利島之南約六十海里,即英屬之麻爾太島。其北一島,中有火山,恆騰煙霧,望之在舟之右。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四十四海里。寒暑表五十八度。在赤道北三十八度四十五分,北京西一百零一度五十二分(巴黎東十二度十七分)。午後,大風雷雨,約逾時止。入夜,風浪尤惡,船傾側時,至二十九度。半邊輪盤,但聞乾響。船外波濤震撼之聲,與船內器皿毀壞之聲,終夜不止,令人心悸。丑正,過意大利之拿波利海口。昔許竹篔星使由此登岸,乘火車至伯靈。拿波利西北一百二十洋里,即意大利之羅馬都城也。

十五日記

晴。黎明風漸息。昨午至今日午正行三百十五海里。寒暑表五十八度。在赤道北四十二度四十八分,北京西一百零六度四十一分(巴黎東七度二十八分)。船左望見考息卡島,山巔積雪,高與雲齊,乃法之屬島也。入夜,西北風大作,同人皆驚暈嘔吐,狼狽不堪,惟余尚無恙。

十六日記

晴。卯正抵馬賽。計昨午至今凡行二百三十二海里。在赤道北四十三度十七分,北京西百十一度七分。距亞勒散得一千四百零八海里。馬賽開地最古。攷西曆前五六百年,希臘人由亞細亞而來者,先至是處,遂成都會。以後法人得阿爾及耳(在馬賽對岸,隔地中海,阿非利加地,西一千八百三十年屬法),而商務日盛;開蘇彝士河,而帆舶又加多焉。駐法二等參贊陳季同敬如,由法館前來相迓,並照料一切。辰刻登岸,進客店,名“搿項戴特馬賽”,譯言馬賽之大客店也(一譯店名“搿藍恩化探而”,“搿藍恩”即高大之意,“化探而”仕商行臺之謂也)。街名“而路拿愛利”。店房在二十六號,樓七層,層層精潔華美。馬賽海口居民四十餘萬,規模雖稍遜巴黎,然街市繁華在上海租界之上,洋房俱六七層。寒暑表六十度。

十七日記

晴。寒暑表如昨。午後法國工部所派管理橋道工員二人,邀余觀馬賽海口,二人蓋陳敬如友也。余約敬如及黃公度、許靜山、胡馨吾、王省山同往。車至河濱,易小輪舟沿岸而西,至老海口。兩岸礮臺南北對峙,一名納可來,一名其恩。復折而北,河面甚窄,在新築長隄之內。過水柵四,皆有鐵橋,機輪開合,甚為便捷。最後一柵,河面較寬,鐵橋亦最巨,係前年造成,長七八丈,闊二三丈,重一千四百噸,此為歐洲橋工之最大者。以水壓力運動開合,中一樞紐,鐵練盤轉,橋即橫亙。余入觀其機器房,一人以羊角吹之,機器即能吸水灌於橋下兩大鐵管,練自運動,橋即與之俱動矣。百餘萬斤之力,一人可以運之,可謂至巧。新築長隄兩道,形如曲尺,用障海中風濤。兩端一指西,一指南,長一千一百十丈,以塞門土雜以小石築成。隄砌石街,闊近一丈。聞法人經營長隄鐵橋,用費一萬二千萬佛郎,謂之新海口,而老海口遂僅泊帆船矣。自築新海口後,各國公司輪船以其停泊穩便,多集馬賽,關稅大旺,歲入至六千萬佛郎云。又觀起重機器,亦用壓水機器運轉之,水力至極處,可標二百丈。又觀船隖,不甚廣大,祇容四艘。又至一山頂大禮拜堂,山腳至頂共一百七十九級,馬賽全鎮一覽無餘矣。東南北三面皆山,西面即地中海。口外燈塔一座,正對山之西巔,離岸約五十洋里。

十八日記

晴。酉初二刻,余挈眷屬及參隨、翻譯等乘馬車至火車棧,坐半時許,酉正二刻登火車,又十五分展輪。馬賽鐵路,處處通行,遙望之幾如蛛網。東至意大利,至蘇彝士;東北至比國之勞而林;北至梅恩;西北至巴黎;西至勞而來脫,至開埃;西南至開恩脫而,至愛維隆。一路行車,過各鎮皆停輪,共停輪五六次,每次停五分鐘,多則十分鐘,丑初三刻,抵一鎮名培弗脫,市肆繁盛,燈火輝煌。丑正,抵里昂,又名立墉,為法國第二雄富之城,水陸通衢,商賈輻湊。

十九日記

卯刻大雨,辰刻晴。巳初二刻抵巴黎火車棧,旋易馬車至使館。前任使臣、新授廣東巡撫劉芝田中丞,在館設香案跪請聖安,然後再行相見禮,談使館事甚悉。酉正,中丞邀余及參隨等,赴功邸那達爾飯莊喫大餐。

巴黎在赤道北四十八度五十分,北京西一百十四度九分;在北京之北八度五十七分,在倫敦之東二度二十分。

二十日記

劉芝田中丞寓居客店,余往答拜,適洪文卿星使自柏林至巴黎亦往訪之,暢談良久而散。馳觀巴黎風景,其街道之寬闊,闤闠之閎整,實甲於地球。有石表峨然矗立,拿破侖第一伐埃及時所得,豎之道中以旌其功者也,高二十七丈。

二十二日記

辰正,接受大清欽差出使大臣銅質關防並法館文案卷宗。余亦派參贊陳季同,將木質關防一顆送交劉中丞接收,以便帶回呈繳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循舊章也。

二十三日記

拜發行抵法國接印日期叩謝天恩一摺,及移交木質關防一片。

二十五日記

劄留總兵銜、福建補用副將陳季同仍為駐法二等參贊官,知府銜、候選同知吳宗濂仍為法文三等繙譯官。

是日,聞法議院因土耳其修約事,議員與外部尚書司畢賴等,各持一說,大相爭鬧,外部及政府等,紛紛有告退之勢。

二十八日記

法之首相氐哈,及外部尚書司畢賴等,果皆已告退,朝局一新。茲將銜名照錄於後:法總統噶爾諾,新簡首相兼兵部尚書茀來西尼(上議院紳,原任兵部),內部尚書恭斯唐(前任內部,又任中國公使,上議院紳),外部尚書李寶(下議院紳),戶部尚書魯維挨(下議院紳,原任戶部),學部尚書布爾次亞(下議院紳,原任內部),刑部尚書范里挨(下議院紳,原任學部),海部尚書巴耳貝(上議院紳,原任海部),農部尚書德維里(下議院紳,曾任農部),工部尚書渠伊烏(下議院紳,原任工部),商部尚書羅熱(下議院紳),藩部侍郎愛持恩(下議院紳,原任藩部侍郎)。

二十九日記

法與英隔海相望,沿岸臚列礮臺五處,曰哈富,曰白海士登,曰削浦,曰羅淑佛,曰羅里溫。棱棱齒齒,蓋不特防英,亦防俄也。其南多郎,臨地中海,各國舳艫往來要地,防守更嚴。其礮臺分為三等:一曰常練之臺,日夜防守者也;一為有礮無兵之臺,臨時調派者也;一為有基無礮之臺,臨時方造壘設礮者也。海港內既有石壩臨時填塞,復有沈雷纍纍分布。其臺統共三十餘座,由海口環上山巔,首尾相接。

法國出產,古以鐘表為大宗,今各國皆能自製,其利遂分。惟葡萄酒以保朵所出為最,各國樂用之,尚可得息。然農務久廢,黍米稻麥須由美購來。煤炭亦須購於比國。其餘里昂之絲,盧恩之布,織造雖佳,出口有限。一切材料亦少,所仗者製造耳。製造有二,織布、造糖、玻璃、甆器、時樣衣飾、奇巧器物,尚其小者;船礮、機器,其國所製,種種皆佳,不讓於英之安蒙士唐、德之克鹿卜諸廠。國人生計,恃此一著。鋼甲之廠,無地不有,最鉅者為科魯蘇廠,有滊錘力一百噸,天下罕有其匹。所鍊之北斯邁爐鋼,質純而堅,性勻而脆,各國製機、造礮,咸喜購之,謂其不亞於克鹿卜之礶鋼也。造船官廠五,曰多郎,曰白海士登,曰羅淑佛,曰羅里溫,曰削浦。所製快船、礮船,但供國用,不轉售也。鐵艦則屬民廠,曰地中海廠,曰保朵廠,曰哈富廠,曰馬賽地中海分廠,曰盧華河廠。五廠之製,各有所長,各國多取資焉。造礮官廠二,一名布呵次,一名盧愛里。造槍官廠名汕答佃。向俱為官專造槍礮,不准私授外人;近因軍需已足,工匠賦閒,遂下准代他國承造之令,未及四年也。此外尚有民廠,皆須請官准示,方能承領他國工程。官藥亦然,除爆藥有限制章程外,其餘火藥均准造售。魚雷為奧商懷德脫秘製,法人得其訣較早,然尚以購者為便宜,故至今無製雷之廠。雷艇僅足守口,不能出洋;雖可攻鐵甲,然鐵甲可施鐵網以隔其穿,又有電燈以阻其進,復有荷礮以使之沈。彼雷艇裝煤無多,經浪不起,固非持久之具。法人知此,遂不多製。近來英、德製造,與法並駕齊驅,分其厚利。法人嫉之,常假他事與相齟齬。

三十日記

法之國債,共三萬三千兆佛郎,每年勻還,並納息金。法國每月入口之貨,食物為最,材料次之,製造之物又次之,共值三百二十五兆佛郎。出口之貨,製造之物為最,材料次之,食物又次之,共值二百四十餘兆佛郎。其全國稅課,每年約估可得三千零二兆六萬九千零八十一佛郎,合庫銀五百兆二十九萬三千零十三兩。

閏二月辛丑朔記

候補繙譯、武巡捕、守備銜候補千總王鳳喈,前以出洋學生,從陳荔秋星使赴美國學堂肄業八年,英文英語皆能精熟;又在天津水師學堂當教習八年。去年咨調出洋,派充武巡捕兼候補繙譯。詎意舟到錫蘭時,即因遇風寒抱病;及抵馬賽,病漸沈篤。既到巴黎,延醫調治無效,遽於是日申刻奄逝。從行於數萬里之外,席未及暖,一病不起,良可憫也。

酉刻,往拜法外部尚書李寶,訂以初四日五點鐘遞國書。

初二日記

比利時國與法接壤,其人長於製造,於礮臺工程尤為著名。其司來地方有鋼鐵大廠曰廓克立耳,包造輪路火車諸料,及兵商輪船汽機等物,兼製小鋼礮。廠地依山,山有煤礦,挖煤、鍊鐵、鍊鋼,皆萃於一地。西國推為克虜伯廠之次,英法名廠尚無此宏博也。其安佛斯爾地方,有陸路礮臺二處。其制,外為斜坡,內為有水之濠;其內為外堡,堡內有濠,內為內堡。工料皆用磚,而牆外牆面,均蒙厚土一丈數尺以禦敵礮。海口有鐵甲礮臺,夾岸對峙,每臺三座,每座二礮。

初三日記

西國製造,皆有驗器之器。大要船則驗之駛行,槍礮則驗之演放,機器則驗之旋動;惟鍋爐不准試燒,則以水代火驗之。驗船之法,以平水測定海里之地,推其速率;以指力表計其馬力;以漲表定其湯氣漲力。其至密者,以實試側度,較其擺心、重心距數。驗槍之法,量其口徑,審其準尺與槍管中線是否平行;既放後,拆卸後門機簧,察其藥氣之滲漏,挺針之堅軟。驗礮之法,合礮耳礮膛中線,以觀角度;合礮身礮柱,以觀垂線。演放時(每礮九響),歷試昂俯各度,歷配鋼鐵各彈,測以電線表尺而得速率、漲力、重積力,燭以電火回鏡而觀螺線,抽其後門環托而觀藥氣。驗火藥之法,秤以定其重力,烘以定乾濕,化分以定各種相宜之性,分演槍礮以定速率、漲力。驗鍋爐之法,以機壓水入鍋試其漲力,以砝碼較其平門挺力。驗子彈則以大小鐵規試其圓周(槍彈每一千箇抽五十礮彈)。驗機器之法,則試以尺寸合符、關捩靈便而已。

初四日記

法國伯理璽天德噶爾諾於四點半鐘派其接引大臣穆拉,以雙馬朝車及副車率馬隊來迎。余恭齎國書,率參贊官陳季同、隨員聯豫、繙譯官吳宗濂、學生世增,於五點鐘詣其勒立色宮。

宮門外陳兵秦樂。余入門鞠躬,伯理璽天德免冠握手,鞠躬肅立。余宣讀頌辭,呈遞國書。伯理璽天德躬親接授,宣述答辭,慰勞殷勤。禮成而退。

茲將國書及頌辭、答辭照錄如左。國書云:

大清國大皇帝,問大法民主國大伯理璽天德好。貴國與中國換約以來,夙敦睦誼。茲特簡二品頂戴、候補三品京堂薛福成,出使為駐劄貴國欽差大臣,親齎國書,以表真心和好之據。朕稔知該大臣忠誠素著,明練有為,辦理交涉事件,必能悉臻妥協。朕恭膺天命,寅紹丕基,中外一家,罔有歧視。嗣後,願與大伯理璽天德益篤友睦,長享昇平,諒必同深欣悅焉。

頌辭云:

大清國欽差大臣薛福成,欽奉簡命,出使貴國。恭維大法民主國大伯理璽天德,勳高望重,深得民心,使臣久有所聞,實所欽佩。今日親奉國書,上呈尊覽,以為永敦和好之據。惟冀大伯理璽天德,體中國大皇帝之意,彼此益加輯睦,永享隆平,使臣不勝慶幸之至。

答辭云:

承送國書,欣知大清國大皇帝派貴大臣為大清欽差出使大臣,駐劄敝國,具見大皇帝意在永敦和好,實深感荷。敝國自當仰體大皇帝之意,益加輯睦,庶兩國往來日加親密,永享承平。敬煩貴大臣轉為奏聞。至貴大臣駐劄此邦,凡一切交涉公務,敝國必竭誠優待,贊成大功,以副大皇帝厚望焉。

初五日記

中國自在法設使館以來,十餘年中出使大臣已六易任,積存文卷,頗多關係重要之件。茲於從公之暇,發而觀之。或日閱一二卷,或一二日閱一卷,因摘其要領,隨手錄之,以備尋繹。

查舊卷,法國前伯理璽天德葛賴飛,於光緒十三年十月退位,是月十九日,由上下議員公舉噶爾諾為伯理璽天德。

初六日記

查舊卷,光緒十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前任劉大臣接總署電云:使費支絀,本署新奏定限制,除電費仍另款核計外,餘費每年限定英、俄九萬,德、法等國八萬,美、日、秘十一萬,明年元旦為始。因文函太緩,故先電知。各使館可將本年銷冊,截至除夕止;並可豫定明年各員薪俸裁減之法,或一律減成,或有少減多減之分,或得力者不減,聽使者自酌。

初七日記

未刻率參贊往拜會上議院首領魯亞耶,及意大里國頭等公使梅那貝、土耳其國頭等公使愛薩德。魯亞耶言:中法方睦,如有公事交涉,願竭誠相助。義使言:為本國首相及外部多年,今老矣,本欲退閒,藉出使事稍簡,可以休息。又言:中國最為有名大國,教化最盛亦最古,且聞中國派駐英法使臣,向皆係有名之人,夙所仰慕,其禮意尤為殷摯云。土使則歎息痛恨於英、俄諸國之恃強相陵。大抵謂,今之時勢,一鐵艦槍礮之世也,未有勢不強而可立國者,蓋王道之不講久矣!所謂公法條約者,皆不過欺人之談耳,奚足恃哉!其寄慨之旨如此。

初八日記

未刻率參贊往拜會英國頭等公使,及法國下議院首領福祿格、西班牙頭等公使加司氐烏、俄國頭等公使摩亨海牳。英使人似老成,聞係有學問者。福祿格亦云,將來如有交涉公事,願相幫助。西使曾為外部尚書,自云公使事簡,稍資休息。俄使年老而話頗煩,然其性敦厚,交誼亦似殷摯。

初九日記

未刻率參贊往拜會奧國頭等公使烏衣烏、教皇所派頭等公使婁德禮。奧使意頗殷拳。教使之服飾談論,與中國和尚相似。

十一日記

拜發暫駐法國呈遞國書日期一摺,及留用前任使臣所派參贊、繙譯各員一片。

十二日記

未刻率參贊往拜會伯理璽天德之夫人,寒暄三十餘語而別。申刻拜會德國頭等公使閔思德。據云,首相畢士馬克今年年七十有五,頃雖因年老告退,然德皇之意,凡畢相所規畫設施,一切當仍舊貫,不稍變也。

十三日記

飯後偕世益三往觀東方博物院。院內中國、日本、越南、柬埔寨、波斯、印度、羅馬之物,各分一室。其物有佳有不佳,非必皆精美者。中國室中,有圓明園玉印二方,一曰保合太和(青玉方印,稍大),一曰圓明園印(白玉方印,稍小)。

十五日記

壬午癸未以前越南未屬法國之時,其全境分南北左右四圻。以廣治、廣義兩道為左右圻。此外二十八省,以清華、乂安、河靜、宣光、廣平、寧平、南定、興安、河內、興化、海陽、廣安、北寧、諒山、太原、山西、高平十七省為北圻,以其在橫山廣平關之北也。山之南,即富春省,國都也。都城以南,廣南、富安、廣和、平順、邊和、嘉定、安江、河仙、永隆、定祥十省為南圻,以其在國都之南也。邊和、嘉定、安江、河仙、永隆、定祥六省,已早為法踞,南圻所存,不過四省而已。紅江上源在雲南。過洱江,其色變黑為紅,故稱紅水江,亦稱為洱江。兩岸即山西、宣光、興化三省轄地。江流自西北合宣江之水東南流,又合洮江之水東南流,故亦稱為三江。三江合眾小水流,至河內之西,匯為浪泊湖,亦稱西湖。又分流環繞河內,趨海陽入海。江北止宣光、高平、諒山、廣安、海陽、北寧六省,其餘北圻十一省一道均在江南。

越南地形如杵,南北極寬,中有高山橫亙,西界滇、緬、暹羅。山北至山南不下千里,皆係野人,向無行人來往。山之東頭至海,山巔為廣平關,關北為廣治道,其北十七省,皆北圻也。

咸豐八年,法兵船突至廣南之{氵曩}沱汛,未能逞志,轉向南圻。同治元年,攻取嘉定、邊和、定祥三省,強與越和。六年,襲取安江、河仙、永隆三省,仍迫與立約。光緒八年,復襲取河內、寧平、海陽、南定四省,因遂脅服為屬國。

十六日記

法國東界比利時、日爾曼、瑞士、意大利,西界大西洋,北界英吉利海峽,南界地中海,西南界西班牙。地土肥沃,天氣溫和。產麻、絲、棉花、金線、絨氈、寶石、甆器。酒則有葡萄、白蘭地兩種為土產,葡萄養胃滋生,白蘭地提神化食。巴黎跨賽納(一譯作赦尼)江上,閎整鉅麗,稱於歐洲。教堂、技藝館、博物院、藏書閣無不美備。而服用之精,器具之巧,為他國所效法。里昂居民大半業繅絲。抱度(一譯作保朵)產酒。金範產甆。馬賽臨地中海,為法國第一貿易口岸。

泰西立國有三類:曰藹姆派牙,譯言王國。主政者或王或皇帝;曰愷痕特姆,譯言侯國,主政者侯或侯妃;二者皆世及。曰而立潑勃立克,譯言民主國,主政者伯理璽天德,俗稱總統,民間公舉,或七歲或四歲而一易。法向稱侯國,咸豐二年,拿破侖抱那怕脫之姪拿破侖第三始稱王,改國制。至同治九年,又廢王改民主焉。

十七日記

法國幅員西北至東南六百六十洋里,東北至西南六百十五洋里,共二十萬三千立方洋里。海岸一千二百洋里,所轄海面則有鼻斯開海臂、英吉利海峽,在地中海則有里昂海灣。地角則有搿里、拿辣好克、備豆闌是。海島則有猶尼拋、坦猶雪,在白立坦乃之極東;備雷斯而、宥而、雷、奧粒奧,皆在鼻斯開海臂。其山界意大利者,曰安而浦;界西班牙者,曰非來尼;界瑞士者,曰忙脫付臘。在境內者,則有舍尼痕,高五千英尺;奧佛,高六千英尺;佛柔,高四千英尺,最高處五千英尺。其江,則有賽納,發源北界,過巴黎,流四百七十洋里入英吉利海峽;曰洛阿而,發源舍尾痕山,流六百洋里入鼻斯開海臂;曰搿阿奧痕,發源南界,過非來尼山,流三百六十洋里,入鼻斯開海臂;曰郎痕,發源東南境,流五百三十洋里入地中海。

十八日記

查舊卷,乙酉十月總理衙門奏明:“自辦理海防以來,一切軍器,各省委員赴上海等處購買,洋行既居奇擡價,或華人居中說合,剝蝕愈多,有以賤價收積年存貨而詭為新製者,有賤價販自外洋而浮冒報銷者,若不豫杜弊端,漏卮何所底止?近來船隻、槍礮、軍火等物,購自德、美、英三國之廠居多,此皆有出使大臣駐紮。請令各該大臣,就其參贊隨員內,選派熟悉製造精通汽機之學者,每國一二人,平時常與製造廠講求探討。各省有采買之件,由該督撫籌款,知照南北洋大臣轉行出使大臣,即飭專管此項之員,徑向該洋廠購辦,議價訂限,包運來華。尤須出使大臣親驗是否適用,以專責成。並於上海、天津等海口,設局驗收。萬一造成之際,略伏瑕疵,應由出使大臣親驗時駁回另造;若運送抵華中途傷損,即由海口驗收局員指明具報,或扣付價值,或責包送洋人重修,候南北洋大臣酌奪辦理。”

二十日記

許竹篔同年,於泰西製造之學勵志研求,上次出使德、法諸國,經辦船礮,故其攷之尤詳。查舊卷,竹篔於丙戌二月條陳海軍船礮應辦事宜一疏,頗多精要之語,茲錄其大略云:

一、大沽海口宜設鐵甲礮船也。西國巡海快船而外,另有礮船一類,其大者亦能行遠,小者專以往來淺水,扼守口隘。英國號曰“蚊子船”;俄、美等國護以鐵甲,號曰瑪尼托耳船。吃水不過十英尺內外,船置巨礮或一或二,力能洞擊鐵甲。嗣德國以蚊子船無甲,易為敵礮擊毀;瑪尼托耳船係旋臺舊式,不合近製;乃造“威斯伯”等船,改用露臺水線帶之式。法國近造“胥塞”等船,亦仿其製。蓋海口阻淺之處,敵人往往用吃水甚淺之船,襲逼灘岸;必有鐵甲礮船遊弋策應,乃足增礮臺之聲援,濟大艦之不逮。查大沽北塘一帶,距口二三十里,閒有攔沙界隔,水深三四英尺,潮汛大時亦祇十三四英尺。現在新造甲船喫水最淺如“濟遠”者,祇能懸泊口外。該處屏蔽畿疆,形勢最關重要,而內口空虛,不能收鐵甲之用,似非所宜。擬請仿法、德新製,增設鐵甲礮船六號或四號,合以舊有蚊船四艘,足成一軍。設遇戰事,以鐵甲船快船鏖逐海中,以礮船蚊船專扼內口,並附近狙擊,庶幾重關疊鎖,屹若金湯。

一、鐵甲船快船喫水不宜太淺也。中國海岸不如外洋之深廣,船身喫水須有限制。然所限尺寸,取其可以收口而已;若過於求淺,則煤斤不能多裝,鐵甲不能厚護,汽機艙不能寬深,船遇風浪擺側較多,放礮不易取準。大沽海口,僅容十二三尺之船,若造外海戰艦,無論如何節縮,斷不能辦。至旅順一口,二十尺以內之船,可以乘潮駛行;近時攔沙挖深,出入尤便。此外,煙臺、吳淞、福州、廣州諸口,則視旅順為深。是鐵甲船快船喫水之數,應但準旅順口為度,無庸過為縮減,轉致利不償病。上年七月閒,李鴻章致臣書,商搉船制,謂喫水不可深於十六尺至十八尺,實斟酌得宜之論。擬請嗣後造次等兵艦,應限船載,全重時喫水不得過十八英尺,造一等戰艦,應略準“定遠”“鎮遠”等船喫水之制,則造船既得展舒,屯船仍無窒礙,固兩利之術也。

一、鐵甲船式宜分別仿製也。泰西鐵甲競求新製,船式屢變。其初,列礮船之中腰,周環以甲,謂之礮房;嗣於船面環甲為臺,下有機輪,使臺礮俱轉,謂之旋臺;其後,又有水線帶、鐵甲堡二式,而改旋臺為露臺。水線帶者,通船水線上下,圍甲如帶也。鐵甲堡者,船中腰圍甲為堡,前後參用穹面平甲者也。近時,漸有全用穹甲,以兼快船之用者。除穹面舊式不論外,現式又分為二:兩旁為斜坡,中作平頂,高出水線以上者,英船用之;就平面為弧形,其穹處略與水線相等者,德船用之。以上諸式,旋臺費甲過多,新式長礮難於安置;礮房不如臺礮之靈便。此二式者,各國近漸停造。其餘三式,則兼施並行,各有所取。惟作鐵甲堡者,費較水線帶稍省。作穹甲者,欲增汽機之力,則用英製;欲取斜度之少,則用德製。擬請嗣後造船照外洋近用各式,審擇訂製。

一、海軍礮位宜一律也。西國從前鑄造大礮,皆用熟鐵,後乃以鋼為內管,熟鐵為外箍,英國阿姆斯脫郎廠最為著名。但鋼鐵殊性,冷熱漲縮不能融洽,演用歲久,或致箍管鬆離之病。德國克虜伯廠,始創鋼管鋼箍之法;近阿姆斯脫郎亦改用鋼箍,並稱利器。惟二廠之礮,後膛門塞各殊,礮架用法全異。其口徑相同者,以藥彈速力參差,度尺亦不能合一切測算之準,演放之程,迥若分門別戶。若一軍之中,船各異礮,既難通力而合作,亦恐遷地而弗良。臣經涉諸國,詢悉義國則陸礮用阿姆斯脫郎,船用克虜伯;和蘭則船礮新改克虜伯;奧則小礮自製,水陸大礮均用克虜伯。方今整練水軍,礮為當務之急,擬請嗣後兵船專用克虜伯礮,而陸路參用阿姆斯脫郎礮,使將卒得以專門練習。至兵船應備連珠小礮,舊有美之格林、英之虜登飛二種,口徑太窄,均不及哈乞開司之良,嗣後亦應一律購配,方為周密。

一、船廠機器局製造,宜由漸擴充也。十餘年來,各省廠局講求製造,正宜開拓規模,廣營新製,以為自強根本。然謀之太亟,亦有二弊。西法製造,全藉機器而成,一求其備,則增購機器之款,先已不貲,其弊在於縻費。鐵甲船推測重心,謀算速率,雖本學術,亦資閱歷。後膛大礮鍊鋼套箍,洋廠各有秘法,勉強為之,不適於用,其弊又在於無術。竊計目前辦法,宜在外購料而自我舉工,宜就小者試為而後及於大者。福建船廠造巡海快船,均係鐵脅木板。現在外國新製,多用鋼鐵以取輕利,船之下艙,另覆鋼板以護汽機,近時又有穹面之式,宜令嗣後改造新式。其鋼板片角條等料,仍暫在外洋購買,無庸自製。其鐵甲宜用康邦式,應暫與船料一并購買。北洋前年在德廠購造魚雷艇數號,係令拆運到華,雇洋匠合攏,頗省運費。若仿式自製,當更簡便。該艇汽機精巧,如廠匠未能猝辦,應訂定速率,暫在洋廠包造。至快船、鐵甲船所用汽機,如輪軸、曲拐等件,洋廠皆非一一自製。試造之始,如遇廠內機器不及應用者,亦可酌量購買。此擴充造船之大概也。上海機器局曾仿阿姆斯脫郎式,造鐵箍鋼管前膛大礮;金陵局曾用熟鐵,仿造克虜伯式後膛小礮。此類礮式,外洋均已停造。是各局造礮,亦須仿製純鋼後膛,方能得力。查克虜伯自鍊罐鋼,既秘為獨得,即他廠所用西門士與別色麻鋼,亦難驟精其法。應就英法名廠定購鋼料,先造克虜伯式十生的以內後膛小礮。必俟所造確有成效,再造十二、十五生的等礮,再推及二十一生的以上之礮。此擴充造礮之大概也。至刷次考甫之魚雷,哈乞開司之五管礮,及烏哈戚育司式之鋼銅礮各種,或工細而繁,或需用非亟,均暫無庸自製,庶免騖博不精之失。

一、山東之膠州灣,宜及時相度為海軍屯埠也。外國屯紮水師,必不與通商之埠同在一口,則有事封港,無所牽掣。其規擇形勝,必取外口嚴密、內澳深廣,蓋先令我之師船屯藏安固,乃可蓄銳以擊敵船,兵法所謂自立於不敗者也。西國兵船測量中國海岸,無處不達。每豔稱膠州一灣,為屯船第一善埠。該處為大小沽河、膠萊南河會流入海之處,前明於此設立衛所,東曰浮山所,西曰靈山衛,以資控扼。其外羣山環抱,口門狹僅三四里,口內有島中峙,實為天然門戶。周灣之地約數十里,水深八九拓至四拓不等。當煙臺未開口岸時,航海商舶湊集頗盛,本非散地荒陬可比;且地當南北洋之中,上顧旅順,下趨江浙,均一二日可達。若酌抽北洋江南海軍,合以山東一軍紥聚大枝,則敵艦畏我截其後路,必不敢輕犯北洋,尤可為畿疆外蔽。其膠萊南河與北河海口通連,元時海運曾由此取道,避成山大洋之險,將來濬治淤淺,使雷艇小輪船在內通行,則與直隸海面號令策應,更為靈捷。溯自浙之溫州以北,至於青齊濱海各處,非口門坦漫,即港路淺狹;惟該灣形勢完善,又居衝要,似為地利之所必爭。應請漸次經營,期於十年而成巨鎮。

二十二日記

法國於同治二年與土耳其所立條約,今年期滿,另議修約。外部以其約與各國不同,稅則無常,議改為一律倣照一千八百二年第九款條約,而上議院不允。其為首辯駁者曰賈來儀。首相氐哈,偏護外部,力與爭論。院中是氐說者百十七人,是賈說者百二十九人,繼又有二人議率由舊章為是,允之者百六十三人,非之者八十五人,於是氐相及外部司畢賴告退。厥後,李寶繼為外部尚書,與議院辯明此事,仍照司畢賴之議立約。

二十三日記

與世益三同登法國新造之鐵塔,高三百邁當,合中國之一百丈。乘機器而上,凡四換機器而至頂。每高一層,則下見川原廬舍人物車馬愈小一倍,俯視巴黎,全城在目,飄飄乎有淩虛御風、遺世獨立之意。

法國陸兵近六十萬,戶口三千六百萬。

二十四日記

赴蠟人館觀蠟人。其法,以蠟仿製生人之形,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藝雜流,無不可留像於館。或立或坐,或臥或俯,或笑或哭,或飲或博,無不畢具。凡人之髮膚、顏色、態度、長短、豐瘠,無不畢肖,殆所謂神妙欲到秋毫巔真。聞其法,係一老媼創之,今盛行於歐洲各國,未百年也。

又赴油畫院觀普法交戰畫圖。其法為一大圜室,以巨幅懸之四壁,由屋頂放進光明。人入其中,極目四望,則見城堡、岡巒、溪澗、樹林,森然布列。兩軍人馬雜遝,放槍者、點礮者、搴大旗者、挽礮車者,絡繹相屬。各處有巨彈墜地,則火光迸裂,煙燄迷漫。其被轟擊者,則斷壁危樓,或黔其廬,或赭其垣。而軍士之折臂斷足、血流殷地、偃仰僵仆者,令人目不忍睹。仰視天,則明月斜挂,雲霞掩映。俯視地,則綠草如茵,川原無際。情景靡不逼真,幾自疑身外即戰場,而忘其在一室中者。迨以手捫之,始知其為壁也,畫也,皆幻也。夫以西洋油畫之奇妙,則幻者可視為真;然普法之戰逾二十年,已為陳迹,則真者亦無殊於幻矣!

二十五日記

距使館里許,濱賽納江之南,有巨院曰安佛里特,法前王拿破侖第一陵寢在焉。其旁有歷代兵器博物院。武庫二,所列銅鐵鎖子甲千餘件,件各異製;刀矛弓劍,分映玻廚。有洋槍、手槍各一,遍嵌百寶赭石。礮臺一座,兵房瞭臺悉具。庫之中又有二院。一為歷代兵卒蠟像院。草昧之初,衣皮張革以衛身,削竹礪石以禦敵。其人率非巨鼻深目,故攷古者謂西人之種實來自東方,迨數世之後,服其水土,始漸變其形狀云。進內一室,所列之像始有彈弓刀鋌,身服甲胄。或僅露目,或半遮面,或脫上服,持盾以為扞。至火槍之製,距今僅二百年耳。一院之中,古今並列,於以驗兵器之沿革焉。一為五洲兵卒蠟像院。地球人種有四,白種、黃種、黑種、紅種也。其族有十五,陪而陪族、黑人族、北美印度族、中美印度族、南美印度族、柏布族、愛斯既馬達族、歐洲印度族、烏拉朵阿爾堆格族、蒙古族、愛拿族、排思格族、達拉惟弟愛吳族、巫來由族、阿刺伯族也。紅黑種類,形極醜惡,所操兵器,亦尚銛利。末室列中國楚軍馬隊一人、鄉勇一人、綠營兵一人、營將一人。一院之中,五大洲之人物具焉,於以攷兵器之優劣,軍事烏有不精者乎?

二十六日記

法屬越南之南圻,本占城國地,初併於真臘,繼入於越南,今屬於法。原分六省,曰嘉定,曰邊和,曰安江,曰河仙,曰永隆,曰定祥。光緒初年改為四鎮。一曰西貢鎮,屬縣五,曰嘉定、西寧、三目、邊和、伯利;二曰美萩鎮(即定祥),屬縣四,曰美萩、隄岸、壩港、西灘;三曰永隆鎮,屬縣四,曰永隆、文德、茶永、沙田;四曰白沙鎮,屬縣七,曰朱篤、河仙、東川、{艸伯}潦、芹苴、叔井、北柳。凡四鎮二十縣。攷其戶口總冊,越南人一百六十七萬有奇,柬埔寨人十四萬有奇,華人七萬有奇,洋人四千有奇,苗番雜夷二萬有奇,此兼男女老幼言也。度支,歲入洋銀七百五六十萬員,歲出不及七百萬員。歲入以出入貨稅為大宗,約得洋銀四百萬員,次地丁兩稅,次工商稅,次雜稅,次華民身稅及進出口稅、寄居執照稅。歲出以俸餉為大宗。

二十七日記

南圻出產以米為大宗,商務亦以米為關鍵,歲產米除供民食外,出口米價約可得銀洋一千二三百萬員,均係運往中國與南洋各島。售米經華商手者十之八九,故南圻米市之利,華商獨擅之。法人論南圻事者,有“舍粟米無出產,舍華人無生意”之說。米麥麻豆之外,產皮革、材木、魚、鹽、木棉、骨、角、毛、羽、漆、絲、靛、椒、燕窩、魚翅之類,歲得出口價約洋銀四百萬員。進口貨以洋布、魚網為大宗,次五金之屬,次煤,次雜貨。

二十八日記

越南之北圻,今歸法國保護,仍列越南版圖。除清華、文安、河靜三省改屬中圻外,其餘區畫大致如舊。河內省為北圻總匯,水陸要衝,轄四府一道十七縣,海陽省轄四府十九縣,南定省轄四府十七縣,北寧省轄四府二十七縣,山西省轄五府十八縣:是為北圻之五大省。興化省轄四府九縣十一土州,宣光省轄二府六縣二土州,太原省轄三府九縣二州,諒山省轄二府三縣四州,高平省轄二府五縣,廣安省轄二府四縣二州,興安省轄二府八縣,寧平省轄二府七縣;河內之西,寧平之北,為壽伯省,置二府二州二縣,乃新闢蠻孟土司之地也:是為北圻之小九省。凡近海之寧平、南定、海陽、興安、廣安、河內、北寧、山西八省,江河縈繞,為川澤之地,俗名江套者也。近山之興化、宣光、太原、諒山、高平五省,崇峰峻嶺,茂樹深箐,為山林之地,俗名上東京者也。越南向於大省各置總督,小省各置巡撫,歸總督節制,如寧平、壽伯隸河內,興安隸南定,廣安隸海陽,興化、宣光隸山西,太原、高平、諒山三省隸北寧是也。自北圻歸法保護後,越王添設北圻經略,駐紮河內,各省督撫咸受節制。法置總都護使(或又譯為巡撫)於河內稽察北圻,一切政務仍歸華印總督節制(華印總督即昔日之西貢總督)。此外,河內、海防、海陽、北寧、諒山、高平、保勝、山西、山羅(在興化省)十城,各置都護正使;海寧、興化、壽伯、興安、陸南(在北寧省)、寧平、廣安、太原、宣光、美德(在河內省)、太平(在海陽省)、白石(新設)十二城,置都護副使。越南之北圻經略以下,不過承法官指揮而已。

二十九日記

北圻戶口約分三種。耕耨力田,傭工服役者,越人也;通貨懋遷,開礦採金者,華人也;漁獵為生,兼務農事者,蠻孟人也。越人約一千萬有奇,蠻孟人約十二三萬,華人約七萬有奇,共計北圻民數在一千一百萬之譜。至土產則歲得稻米三千萬石,除供民食外,每歲出口約五六十萬石。蠶絲歲得一萬七八千石,出口者約二千石。至甘蔗、白糖、油、煙、燕窩、魚翅、鹹魚、竹、漆之屬,除民用外,尚有盈餘為出口之雜貨。近山各省,五金之礦甚多。上游諸山所產木料,如檀、烏、蘇、楠、硬杉,以及黃松、紫榆、檳榔諸木三十餘種,均由華蠻之人採取,順江流浮送各埠。法人視其優劣與尺寸,酌定官價以收稅課焉。度支就地籌款,每歲不敷甚鉅,歲入約洋銀七百五六十萬員,以地丁、雜課為大宗,洋藥稅次之,關稅又次之,工商身稅、郵政電局各款又次之。歲出約一千三百萬員,以武職俸餉、水陸兵費為大宗,文武俸薪次之,工程經費又次之。出浮於入者約六百萬員,由法國國家彌補者三百四十萬員,由南圻經費彌補者二百六十萬員。此其大較也。法國官紳每議北圻之事,皆以汰兵額、節經費、廢總例、便商賈為言。蓋兵額不減則糜餉耗財無所底止,總例不廢則商務停滯稅課減色也。況中圻瘠苦,向仰給於北圻,今利權悉歸法人之手,中圻更有坐困之虞矣。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