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WePlay首日東方區爆滿限流事件的啟示:我們需要「社群研究」!

東方遊戲區,WePlay首日東方區爆滿限流事件的啟示:我們需要「社群研究」!

互联网 2021-04-18 13:57:31

本文在以下答案的基礎上增寫:

如何看待WePlay游戏文化展中东方project展区因人数爆满而被警察“扬了”这件事?​www.zhihu.com图标

話說我是第一次聽到「揚了」這個詞。什麼時候開始流行的?

先不管這個了。來貼幾張6日布展的照片:

合影一下這次攤位後面的架子讓我們多了很多擺設的空間,必須讚測試中

然後今天早上8點多進場,ZUN也來了,我們各社團開始輪番上前致贈自己的作品並求合影:

ZUN看到這一尊也小小吃驚了一下少女準備中少女準備中

9點觀眾進場後我們漸漸開始忙了,我也就沒有拍照,直到11點被告知「東方區限流」才有空出來逛。

繪的好一個龍馬精神東方大戰爭試玩區的這台電腦很炫

那是大約11:00出頭的事。工作人員向我們宣布「所有攤位暫停營業」,現在太多人了,請大家先離開。於是原先在演奏的樂隊停了,原先在上海愛麗絲幻樂團官攤前大排長龍的人龍也──後退一段距離繼續排了。ZUN則是之前就離開了,他11:30在一樓主舞台有節目,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自己去到處逛一下。

我們突然被叫停,這感覺的確有點奇妙;瞭解了一下情況以後,倒也覺得還好。先不討論大局,也不玩什麼「東方又又又又被限流了」,即便從個人的角度來看,這樣我就有空離開攤位去逛一會了。

帶著八雲紫布偶下到一樓去巡一遍,和朋友照照相,和去年的同事聊一會,然後11:30神主在主舞台的活動開始了,現場播放充滿氣勢的〈童祭〉,那個自帶BGM的男人登場了,然而因為主舞台是封閉的,一大堆人在外面擠不進去也看不到裡面,我也就放棄了。後來我又得知因為主舞台人擠太多,ZUN的訪談也被叫停,過許久才繼續。

11:35,前方是主舞台側牆,我聽到前面的人大吼:「我 在 現 場 只 能 看 直 播」然而後來聽能看到裡面的人表示,也是什麼都聽不清楚太吾繪卷,紫大大也不敢輕易嘗試的時間殺手遊戲攝於11:59

又逛了一下,快中午時回二樓,還沒有放人,然而人就在外面大排長龍。我和鄰攤的零教授決定趁機出去吃午飯,人龍已經排到門口。我拍招發給一位主辦方的同事,半開玩笑地問:「這樣限流有什麼意義?」

到附近餐廳隨便點了個燴飯,我們兩人刷著手機,很歡樂地看著這個事件在各路同志的傳播下發展成一個潛力十足的樂子,我也貢獻了幾分力,如:「我們把暴雪搞得太沒面子了。」「建議大家,先去暴雪看一下魔獸的同人畫展,給點面子。」那畫展我昨天布展時就看了,確實很不錯。

如此一邊吃著飯,一邊把大家剛發的一條條微博、一張張長圖、一面面動態轉發到各個QQ群,特別是遊戲媒體交流群,到大約12:40的時候支付寶又傳來進帳的消息,顯然是放人了,我們就回去繼續營業了。感謝這期間幫我們看攤的小夕。

我也聽到了對WePlay主辦方和負責東方這塊的囧仙的各種意見。老實說,各方的立場我都能理解。警察預防意外的限流措施,縱然可能有些過當,但從效果來看,首先他們一定程度上阻斷了「大手的詛咒」(我從同人漫畫《同人誌的同人誌》學到的概念:大手攤位的人龍,會對所經的其他攤位造成屏蔽,這是很惱人、堵心的事)──雖然人龍還在,但至少大家不會太抱怨主辦方或者東方了,警方不怕你抱怨,警方把這詛咒給扛了。這是好的。

再就東方專區的立場來說,雖然這次準備的很多節目例如舞台表演因此都不能做了,但我們能怪誰?怪他們準備得太多太用心嗎?真的,昨天布展的時候,我看到那長廊的30米東方大事年表展板,看到每一作配一台電腦(包括PC-98),我折服了。這樣的準備,這樣的品質,這樣的份量,毫無疑問是博物館級的,是碾壓全場的本展會最佳,比其他展區都更貼切地體現了「遊戲文化展」這幾個字的意義。然後我聽到這樣的預言了:「一定塞爆。囧這個人就是貪心,有一點空間,就想把什麼都放進去。」

早上我在忙,不知長廊裡究竟多少人;11點開始趕人的時候,為了驗證,我又轉過去看了一下......貌似也不算很多?

攝於11:16

拍完這張照,我剛想再進裡面轉角看一下,就開始趕人了。此前此後的情況就有待大家補充。當然,要比的話,總是比暴雪密集的。

然後我和零教授聊到到昨天的預言,我說:「其實我很能理解這種『貪心』。大概因為囧仙是個倒楣鬼,幾乎每一次辦活動都要出狀況,而他又是一個跟命運抗爭的男人,所以他就習慣了每一次都準備到百分之200, 300,這樣就算被砍了一刀,剩下也還有80, 90;如果只準備100的話,被砍一刀,就只剩30, 40了。」我這段話,是排除了「如果你不超量準備,也不至於那樣被砍」這種假設的,因為他的命運就是萬事都會以「一定被砍」的情況來進行,所以他必須繼續保持他這樣的做事方法和他那樣的身材。對此,我是由衷的尊敬、感謝與慚愧:我所受惠於他的,遠多於我所能回饋的。今後亦惟有賡續投食,以為報也。

再說到我們同人社團的立場,我是覺得真的還好,甚至是利大於弊。首先,我有時間出去逛攤、串門、吃飯了,雖說11點到12點這一小時多通常是最繁忙的時間,但這個暫停對我們來說不算損失,只是推遲了。真想買的人,下午總是進得來的,收攤前肯定能過來的,至不濟也還有明天,還有網路。

再來,更重要的是:我們成就了一個可以走出圈子、傳到國外的事件──我們把暴雪搞得太沒面子了。我現編了一句文言:「天下不值暴雪久矣!而今遙遠的東方出來了這樣的一件事,這不是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的嗎?」

就我個人來說,我會盡量避免讓自己滿足於這種捧一踩一的勝利,這格調不高,太過洋洋得意的話,會惹人厭惡的。但從社群媒體和網絡傳播的角度來說,既然近年的遊戲界「不值暴雪久矣」,而暴雪這次又的確包下了最大的展區,而人潮不多,這就注定要被踩個幾下了。我們可以呼籲、應該呼籲大家克制一點、不要太踩,但如果真的這樣呼籲,傳出去只會讓人覺得這是更大的嘲諷。所以我們還是應該來談一點建設性的東西。

對應此事,最具建設性的回應,就是囧仙這些年一直在呼籲的「社群研究」了。微博上有同好說:大概因為大家玩「車万過氣」的梗玩得太厲害,導致東方的人氣被嚴重低估,包括主辦方和我們自己都低估了,結果就這樣。我對這種說法表示存疑,雖然我一直都反對大家玩過氣梗,我自己也堅持反向操作說「東方一定強」,但我心裡是不想太誇張眾口鑠金的「言靈」的威能的,因為我們不應該輕易被人(即便是自己人)帶節奏、帶風向。然而,又有什麼能夠有效地反制過氣梗、反制帶節奏、帶風向的呢?

曰:數據。曰:基於數據的社群研究、市場分析。這不僅僅關係到我們自己人的信心問題,更連繫著現在中文東方圈在「正規化」這條大道上的發展問題。

工作人員雲霞的微博

我們看雲霞這則微博,除了樂一下,更要看到這背後的事實與問題:一、有很多廠商還不瞭解東方,也不知道東方同好的能量,而今天他們看到了。二、我們這些同人,是不是在許多方面上,已經達到了很多專業人士、正規企業都沒做到(或者說做不到)的組織度與成就,不但別人不明白,我們自己也不明白,從而不知道我們還能爭取些什麼資源,來做到更多事情?

上海愛麗絲幻樂團的攤位,攝於收攤前我再次見證了「完全完售」。大家比較多在傳這張,因為「射爆」。魂音泉很懂。

這時候,就該有人端出一系列的「社群研究」了,做給外行看,做給遊戲界同行看,做給二次元同道看,做給國內外東方同好看,做給遊戲媒體看,做給產官學界的「遊戲學」同仁看。而且,因為我們同好大部份還是學生,這正正就是一系列上好的研究題目,不單單課堂作業,碩士論文都夠了。有哪些同學專業對口也有此興趣的,組織一下,便是一兼三顧:學業、興趣,以及之後的事業都能照顧到。

我為什麼三十多歲博士都畢業的人還跟大家玩在一起,除了興趣以外,就是因為我對大家組織起來的能量,深有體會,明白這是千金不易的珍寶。一般來說,大多數同人玩到畢業、玩到三十來歲就須為生計而退坑了;如果想要留下來繼續做,那就要有留下來的意義與價值。能提供意義與價值的,一是同好們的繼續支持,二就是可持續發展的經營方式。我們十幾二十歲的時候通常不會想到那麼多,所以囧仙前幾年呼籲社群研究的時候應者寥寥,但現在愈來愈多人重視了,為什麼?──因為大家都會長大,你到了職場,到了三十多歲,就不能不思考這些了。

而業界整個產業鏈上,主辦各種活動的中流砥柱,也就是三十到五十歲這個年齡層的人,你要想修成正果,要想走得更好、更遠,就要練習能和這個層級、職階的人對接的思維和語言。「社群研究」就是這樣的語言之一。

我自己並沒有統計學的專業知能,我只學過如何對統計學保持審慎,沒有學過如何積極地運用統計學來取信於人、造勢於業界,然而如果有人能做,有人組織起來去做的話,我必鼎力支持。所以面對這個問題,我認為,我們應該開始詢喚「社群研究」所能給予的答案。

布展時拍的東方同人遊戲展區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