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025布農

杵屋無敵台灣,1025布農

互联网 2021-04-22 05:03:20

由來傳說:

(1)布農族的祖先們在某一次狩獵行動中,看見幽谷之中飛瀑流瀉,蔚為奇觀,尤其是在幽谷中飛瀑流瀉造成的迴響,令他們聽聞之下不禁生出肅穆敬畏之感,回到社中之後他們發現今年的小米收成比起過去任何一年都要豐盛,於是聯想起或許天神預示其所好,於是社中這些男子將在瀑布中所學到的音響傳頌下去,代代不絕。持這種說法的以高雄縣郡社群的布農族為最多。

(2)布農族的祖先們在一次狩獵,到獵場時,他們祖先發現了一棵巨大的枯木橫亙於地,巨木中間已經中空,這時成群的蜜蜂展翅嗡嗡作響,在中空的巨木中的天然共鳴箱中鳴響,族人雀躍不已,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聽過這種天籟之音。於是這些男子將他們在山中聽到的音響模仿唱出,加上族人個個都是合唱的能手,於是代代相傳下去。台東縣境內郡社群及南投縣信義鄉(明德、羅娜)布農族都持這種說法。

(3)花蓮縣卓溪鄉崙天部落巒社群布農族則認為他們祖先聽到在結穗盈盈的小米田中,成群結隊的小鳥振翅疾飛而過的聲音,交相模仿而學會了這首歌曲

 

唱法:

    演唱時由六至十二個男性,手拉手或肩搭肩為成一個圓圈,面向內,中間放了一串種粟,由頭目發音,其他人依據同一個根音的泛音音列,呈現八度、五度、四度、三度等的協和音程,並隨著領唱者的音高逐步上升,其他人也配合著唱和,維持四至五分鐘,然後仰望廣闊的天際,音樂驟然停止,形成天人合一的最佳例證,從屋外唱到屋內也代表希望當年小米能豐收推滿穀倉並且祈福。

     這首歌沒有歌詞,以「u」及「e」音來演唱,以泛音的和聲表現,演唱過程中,族人靠著聆聽聲音的整體感覺、不斷調整修正自己的音程,始終保持完全五度的音程,展現演唱者的默契。演唱者必須是「聖潔」的男子(成家、出草、打獵過),表現出族人對神的敬畏態度:祈求賜予豐收、小米順利成長。目前只有巒社群、郡社群有小米豐收歌完整繁雜的祭儀過程,在大的族群傳統之下,每個聚落已發展出屬於部落的地方傳統。

 

時節

   傳統祭儀就以粟作祭儀為中心祭儀,粟作祭儀一年中佔了約五十天。傳統布農族的pasibutbut是在一月撒種祭(minpinan)到三月拔草祭(manato) 期間所演唱的祭儀歌曲,一年約有三個月的演唱時間,拔草祭(manato)結束後,就不准再唱這首歌。

 

稱做八部合音的原因:

    從音樂的結構觀之,演唱的聲部最多只有三部形成的複音現象。只是唱這首曲子時,必須要六名以上成年男子以上分成高音『mahusgnas」、次高音「manda」、中音「mabungbung」、低音「lagnisgnis」等四個聲部,一開始由頭目領唱,音域頗為低沉,另外兩部則陸續加入合唱,音域才逐漸爬昇,直到三部合聲達到最高音階,合唱才算完整,再依一套嚴謹的規則慢慢依次進入合唱。由於每一位歌者的音質迥異,因此八部合音的錯覺現象產生。

 

布農族的其他祭典音樂:

飲宴歌:使用無意義的歌詞和泛音式複音合唱,在族人聚會宴飲的場合中,此曲是很常見的。

首祭之歌:是一首很嚴肅的祭儀歌謠,在出草凱歸的路上,獵人們為了要對敵首表示「人道精神」,主帥會選擇一安全地點,把敵人首級放在中央,開始唱首祭之歌。這首歌謠平時不得隨便唱,過去只有出草凱歸舉行首祭儀式時才唱,全曲瀰漫著肅穆之氣,令人不寒而慄。

報戰功或跨功宴:每次出草凱歸,第二天舉行慶功宴時,獵人們都會唱這首誇功宴來報戰功,由勇士呼喊一句,眾人跟著呼喊一句的方式進行,而征帥則在最後才自述自己的功勳,這也是布農族人內斂謙虛的民族特性。

獵前祭槍之歌:過去布農族人進行集體狩獵之前,必先到巫師家中接受巫師驅邪與祝福,否則族人相信必遭逢不幸或打不到獵物。大家在巫師帶領下,唱這首獵前祭槍之歌,巫師唱一句,眾人跟著唱一句,歌詞內容多為即興,但不外乎是獵物名,希望牠們都能到獵槍裡來。

成巫式之歌:唱時由巫師領唱治病歌,而眾人在旁覆頌之。

 

布農族的其他音樂:

歡樂歌:這是一首相當特殊的布農複音合唱歌謠,以一字一音的縱向合聲式複音合唱來演唱。歌詞並無意義,是布農族老人唱詩班時常演唱的歌曲之一。

篩酒歌:布農族婦女在自行造酒的過程中,一面將已發酵的酒糟放進藤盤,進行篩酒,讓酒在藤盤的過濾之下流出,在工作的同時所唱的就是這首篩酒歌,也就是所謂布農族的勞動歌。

獵歌:布農族人在聚會時常常唱這首歌謠,敘述在獵場上的所見所聞以及捕捉獵物的情景,就有如講故事般。

治病歌:是病人生病時,巫師替他治病時所唱;二是在成巫式時所唱。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