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评价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于2018年7月6日被执行死刑?

松本真理香,如何评价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于2018年7月6日被执行死刑?

互联网 2021-04-20 17:25:57

让我们先来看一下记者对麻原彰晃四女儿的采访记录

日本奥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的四女松本聪香2017年11月21日在东京召开记者见面会,公开表示已向横滨家庭法院申请废除推定继承人身份。横滨家庭法院认定了她的申请。她表示“想和父母断绝关系”,“父亲应该被执行死刑”。

以下为记者会的文字记录。

松本聪香:2006年1月我离开了家族,从此和奥姆信仰诀别,独自在社会上生存。

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后,父母和信徒纷纷被捕,那时候我才5、6岁。我从2、3岁开始就被一个人关在没有窗户的仓库里,因为生下了弟弟,母亲说“这里已经没有你住的地方”。至于父亲,现在也好过去也好,我都不认这个父亲。在我出生时,他就已经是奥姆真理教的教祖,是“老大”了,我从未叫过他“父亲”,他从一开始就是尊师。

他给我吃混有瓷器碎片的煎蛋,大冬天让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室外站几个小时,好几次因父亲的命令差点死掉。

父母被逮捕后,我在信徒的抚养下过着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生活。从8岁到10岁,我都24小时戴着头套,每天吃的只有鸡蛋粥,个子长不高,瘦得皮包骨头。

看电视是被禁止的,屏幕上24小时播放着父亲的录像带。

从7岁起我被要求泡热水澡,随着年龄的增长,水温和时间也逐渐增加。他们按着我不让我离开水池,直到我失去意识,如果我那时死掉也并不稀奇。现在回想起来,那16年简直不像活在现代的日本,每天都笼罩在因反抗而被杀死的恐惧中,如同在战场一样。

我是教祖的孩子,成长环境还如此恶劣,其他信徒的孩子一定更艰苦吧。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任何一个孩子在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中成长。

现今日本还没有和父母断绝关系的制度,在现行法律可以操作的范围内,仍留有许多问题。比如在户籍关系上还是一家人,也登记着父母的名字。我希望有制度能允许在严重情况下,和父母彻底断绝关系。

对父亲犯下的一连串奥姆事件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我常感到十分愧疚。我希望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能够真诚地道歉和赔偿,并且早日解散以消除社会的不安。

记者:申请被通过有什么感想?

松本聪香:我的内心一直有种看不见的束缚,或者说是障碍,这次审判让它们消失了。

记者:当初申请时是怎样的心情?

松本聪香:我也不想用这种方式行使自己的权利,但是权利是相互的。我也曾苦恼,但是为了自己能够生存,这个决定是必须的。

记者:现在对父母是怎样的感情?

松本聪香:我感激他们生了我,但是他们毫无养育之恩。他们不是称职的父母,在我心里完全没有父母的样子。对于死刑的执行,我倒不是盼着父亲被执行死刑,但他实在罪大恶极,除了执行死刑外没有别的方法来追究他的责任,所以我认为他应该被执行死刑。

记者:你希望和父母构建怎样的亲子关系?

松本聪香:在我14岁的时候父亲就被判了死刑,对于构建亲子关系,我从未抱希望,想都没想过。母亲在我很小时就放弃了对我的照顾,尽管她经常说很过分的话,但我仍然希望她出狱后,能像普通的母亲那样对待我。她被逮捕后,对她的记忆多少得到了美化,我以为她在出狱后会变得和从前大不一样。但是母亲出狱后不仅没有离婚,还继续带我在教团中生活。如果她能改变,或许我会认这个母亲。

记者: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想法?

松本聪香:过去承蒙了很多人的照顾,我也想为社会做出贡献,想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

记者:过去和现在有哪些改变?

松本聪香:改变的地方很多,虽然说不清楚,但就是一种习惯吧。在奥姆真理教的生活和平常社会是完全不一样的,即使解除了洗脑,有些习惯也很难改变。比如说,过去从未看过电视,一下子让它进入生活,都不知道该如何操作;想去美容院,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16岁第一次去美容院时,想做简单的项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记者:对奥姆真理教的后继团体有什么想说的?

松本聪香:比起父母,我和照顾我的信徒相处时间更长,被他狠狠地洗脑。比如他总是说“孩子你没有接触过社会,是无法在社会上生存的”等等,从不让我离开他的视线。让我24小时听奥姆真理教的歌曲和教义录音,导致后来即便我离开了教团,脑海里也经常出现那些东西的幻听,一直到22、23岁左右才消失。

即使离开了教团,也总觉得自己无法堂堂正正地做人,无法挺起胸膛说,我就是我。从小就遭到洗脑,被告知那是唯一真实的、正确的东西,尽管如此,却总是无法堂堂正正地说出口。后来,我便不想成为和他们一样满口谎言的人。

记者:对那些不了解奥姆事件的年轻信徒有什么想说的?

松本聪香:随着时间的流逝,事件一定会渐渐被人淡忘。奥姆真理教从事件发生之前就编造了诸多谎言,现在人们即便抱有疑问,他们也会拿“这是过去的事情,现在已经不同了”来进行劝诱。他们满口谎言的本质,用性和暴力支配人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决不要相信奥姆教后继团体的话,要自己去调查和判断。

记者:对你的父母想说什么?

松本聪香:我想对母亲说,请让弟弟普通地成长,不要断送他的人生。我想对父亲说,尽管在法庭上事件已经很清楚,但是背后的动机并不明朗。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做这件事的,是心血来潮,还是打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记者:对那些支持你的人想说什么?

松本聪香:我曾因精神不稳定想要自杀,朋友告诉我“事件和你并没有关系,如果你想补偿,也请你务必活着”。正因为有他们,我才摆脱了洗脑,后来他们还一直给我帮助。

记者:今后还想和奥姆扯上关系吗?还是完全断绝关系?

松本聪香:今后我想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然后再让我们回顾一下麻原彰晃其人及其的所作所为

1955年3月2日,麻原出生在日本熊本县八代镇下一个贫困家庭。他先天局部失明,从6岁一直到20岁,都是在熊本县盲人学校度过的。

1976年,被控伤害罪,罚款。

1978年,结婚,并在千叶县船桥市开办针灸院。

1980年,加入新兴宗教阿含宗。

1984年,麻原在东京都开设了一个练习"瑜伽功"的道场,称作"奥姆神仙会"。这是奥姆真理教的前身。

1985年秋,他花钱让一家杂志社为其刊登了一张颇具轰动效应的"飘浮神功图"照片。照片上,他双腿盘错,"飘浮"在半空中。实际上,为了练出盘腿跳起的功夫,麻原苦练了很久,终于在无数次失败后拍到了这张“漂浮”照片。

1986年,麻原因出版《超人能力秘密开发法》而进一步出名。这些活动骗取了许多年轻人的轻信,他们相信麻原有特异功能,故而对他顶礼膜拜。第二年,麻原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自称在那里悟道。回国后以首个得道的日本人自居,并把他的教派命名为"奥姆真理教"。

1989年,麻原彰晃在东京取得奥姆真理教"宗教法人"资格。11月4日,坂本堤律师一家杀害事件。

1990年2月,日本众议院选举中以"真理党"的名义,同24名"教徒"一道参加竞选,全部落选。

1992年,日本的奥姆真理教领袖麻原彰晃曾带领40名成员赴扎伊尔,希望获得埃博拉病毒作为大屠杀工具,但最后并未成功。

1994年6月,松本市有人施放毒气致使6人死亡,200多人被送进医院。事后警方调查发现,毒气是从市郊的两幢公寓里散发出来的,在其100米以内的所有生命都死得一干二净。这两幢公寓正是奥姆真理教徒的居住区。同年7月9日,在山梨县奥姆真理教大楼出现神秘烟雾,警方发现一些可以制造"沙林"的物质。

1995年3月20日,在早晨上班的高峰时间,奥姆真理教的成员在东京地铁的几处施放了一种名叫"沙林"的毒气。东京地铁系统中的日比谷线、丸内线、千代田线上共有5辆列车、16个车站的乘客受到危害。这三条地铁线都从被称为"日本神经中枢"所在地的霞关通过,日本政府的外务省、法务省、通产省、警视厅、最高法院等部门都在此处。因此,这次袭击的主要目标是乘地铁上班的国家公务员,特别是针对警方。东京地铁沙林事件造成13人死亡,约5500人中毒,1036人住院治疗。

2004年2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对制造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的奥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进行一审宣判,以杀人罪、杀人未遂罪、杀人预备罪、拘禁罪、非法制造武器罪等13项罪行的"首谋"罪名判处麻原死刑。

其实我好想知道盘腿怎么能跳起来,看来当教主也真不容易。

再来看看麻原的敛财手段

麻原彰晃的敛财手段是出了名的,主要手段是卖胡子,麻原的一根胡子要卖三万日元以上,他

洗过澡的水也被装瓶售卖,每500毫升一瓶,每瓶五万。混合了精液的水称为甘露水,也论瓶

售卖。

麻原的像章售价200万日元,一个“头法轮”(类似中国结的绳编物,戴在头上)要1000万日元,奥姆真理教仅卖“头法轮”就赚了20多亿日元。麻原彰晃要求“在家修行者”参加修炼活动需要交半年会费和入会金,共4.8万日元;入会后 参加“入门预备班”,需交14.5万日元;参加由“尊师”麻原通过摩顶注入超人能量的仪式,这时需要“布施”5万日元;接着由麻原或“大师”级弟子传授“瞑想法”,还要“布施”5万日元;参加“爱仪式”,一次需“布施”30万日元,参加“血仪式”需要“布施”100万日元,真是步步设套,就等信徒往里钻。麻原彰晃还通过非法行医骗取钱财,据《朝日新闻》揭露,教徒保田英明的母亲患病,被骗到该教团附属医院就医,医院让她每天在47摄氏度的热水中浸泡,并称之为“温热疗法”。同时谎称她只有向教团布施,病才会好,前前后后,她共向教团捐献了4500万日元。此外,麻原彰晃还投资“麻原环境研究所”、电脑代销店、拉面连锁店、吃茶店等20多个系列企业,每一家企业可以赚到钱。

奥姆真理教要求信徒绝对服从麻原,教规对信徒十分严厉。一旦加入了奥姆真理教,就如同陷

入牢笼一样。许多加入这个邪教组织的人"下落不明",其中不少人实际上被麻原为首的犯罪团

伙杀人灭口。一些企图逃跑、退会的信徒,只要被发现,就会遭到严刑拷打,之后,被扔进昏

暗、阴湿的小房间,断水断食,直至死亡。麻原被捕后,顽固信徒仍聚在一起,更改教名

为"Aleph"。今时今日仍然存在。

麻原彰晃早该死了,奥姆真理教也一样。称他们为人类之癌,绝不过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