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谁害了“完美小孩”林妙可

林妙可,谁害了“完美小孩”林妙可

互联网 2021-04-10 19:56:34

每天打开手机,你也许对铺天盖地的丁真报道感到视觉疲劳,媒体恨不得把头条都用来放这位藏族帅小伙的脸。

登上日本电视新闻的丁真

12年前,登上奥运大舞台的萌妹林妙可也一度成为媒体争相抢夺的焦点,比丁真更为火爆,各种报道贯穿了她的成长足迹,一举一动都被放大献给全国人民。

林妙可的“楚门”世界,由新闻与影视节目编织而成。

林妙可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比00后大一岁。爷爷曾经是人民美术出版社专职画家,母亲是教授,父亲是摄影师。

她从2岁开始练舞蹈、学钢琴,6岁和赵薇演广告片,是赢在起跑线上的别人家孩子。

X博士曾经写过一篇幼儿园内卷的推文,看来妙可也是其中一员,只不过后来的际遇让她比普通人少卷一些。

妙可圆脸蛋、大眼睛,笑起来甜甜的,国师一下子选中她去奥运会走红毯。

2008年,全中国的孩子都在电视前坐着看奥运,林妙可站在鸟巢里,代表祖国的花朵,领唱《我和我的祖国》。

我在小学生必读刊物《红领巾》上看到报道,妙可为准备奥运,每天放学后,要靠墙根站两个小时练体态。

150块的红裙子

大红之前,她演过两部电视剧,在童星中排得上号。

以奥运会为界,成名路压缩成短短几分钟,人生彻底改变。

她是第一童星,也是最早被网络暴力的童星,十年前还没有那么多营销号,但是消费林妙可,已经成为一种共识。

奥运会开幕四天后,音乐总监陈其钢意外曝出“代唱”事件。

歌声来自另一个因为换牙期而未露面的女孩杨沛宜,假唱质疑随之而来,也有媒体称之为“音配像”。

质疑很快淹没在奥运盛会的欢呼里,未激起太大的水花。

她的家人没有澄清,这也成了现在她被诟病的原因。到这一步,她已经回不去常规的童年,只好顺流而下。

登上《纽约时报》头条,连外国人都在猜到底是谁唱的歌

12年前的一次亮相,已将人生规划做好。从此,奥运女孩成了她的头衔,也成了她甩不掉的负担,那条红裙子,再也脱不下。

与当今流量们走的打榜路线不同,妙可走的是国家队路线。

节目在CCTV播出,实打实的央视认证,连登两次春晚,只要妙可愿意,奥运女孩本可够她吃一辈子。

也许你不喜欢妙可,但她去的节目观众主要由儿童与老年人群体组成,根本没考虑你,就像春晚小品会用尴尬的网络语言一样。

每当节目组需要一个听话又可爱的“完美儿童"时,她就是最佳人选。

工具人妙可

“一唱成名”后,据不完全统计,借助奥运光环,可可一共拍了10部影视剧,频频出席商业活动,光顾各大媒体头条,如今仍能接到央视邀约献唱。

2020年献唱公益音乐,蓝发女孩是杨沛宜

这是什么概念?

就相当于你放学回家看路边广告是林妙可,回家看电视广告也是林妙可,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童年就是一代人的童年。

领养网娃,快乐成长

林妙可中学就读于中国音乐学院附中,每个月学费8千,全部由她自己承担。

25岁的都市丽人还在996,而她在高中时期就实现了经济独立。

因此,奥运女孩的标签,妙可甩不掉,也不想甩,不能甩。

她已经成为家里的摇钱树。

越来越多的戏找上门,妙可走上演艺之路以后,从来没有打过实力派的称号,一直本色出演。

这是她的长处,也是痛处。

她扮演的一直是那个听话、长不大的红衣女孩,这是一条稳妥的路。妙可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新《红楼梦》里,她是可爱的小黛玉。

《美人心计》里,饰演幼年云汐,稚气未脱,仍带着婴儿肥。

即使是现代片,也饰演别人的小女鹅。

可以看出她戏路的局限,可爱活泼的小女孩角色就几个,一旦长大,便要面对真实的世界。

在此期间,经常传出她高额出场费、天价片酬的消息。

从这里起,媒体也开始对这个未满14岁女孩的外貌变化打上了聚光灯。

林妙可刚到青春期,赛博美术家们便开始打量着她的身材。

在大家对P图的认知度还不高时,妙可的照片被下手,将胸PS成大人模样。

被处理过的照片

林妙可的妈妈发微博表达不满后,网民随即开始网暴,一场针对女孩隆胸的谣言,被逐渐传播到各大平台。

每隔几个月,林妙可的外表就会被拿出来批斗一次。

9岁女孩逐渐长大,脸也长开,媒体拿起对待大人的潜规则,开始向这个小学生开刀。

不仅如此,她还要承受虎狼的凝视。

2013年,妙可发了一条生活微博,被自称是AV女优的山川青空转发后,有人在微博评论区发垃圾话。

十多岁的妙可每一次更新,都要被大人意淫。

还有人在豆瓣建了小组,名为“我们都想抱抱林妙可”,里面一堆恋童癖。这个可爱的女孩,被太多人惦记。

过早的进入成人社会,妙可表现出的姿态也在模仿成人,或者说在模仿当年的红衣女孩

有位老师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林妙可现在的遭遇,其实是无数童星演练过的过去。

几十年前,被当作性符号的还有秀兰·邓波儿。

这个可爱的美国女孩在大萧条时期走红,6岁就开始拍电影,与成年男子搭戏。多年以后,人们才发觉其中隐藏的性暗示与对儿童演员的剥削。

有人眼红有人嫉妒,也有非分之想,一句人红是非多,改变不了妙可也许是本世纪最矛盾明星的身份。

因为代唱黑他的人在各大平台打低分,满嘴仁义道德去要求一个孩子为大人做的事负责。

一直活在标签下,妙可却做不了完美女孩。

她上节目,教英语,口音捉急;去录歌,也是形式大于意义,大人们像是把她当作一个吉祥物,什么节目都要请一遍,而她的家人也乐于在这之中消费她。

一切不是才艺的演出,而成了对奥运会、优等生符号的追求,林妙可此刻异化为一种象征。

如果再换一个别的女孩,照这条路走一次,结果应该也不会有多大变化。

以妙可为主题的毕业论文

日剧《Legal High》里的安永芽衣也是一个童星。

因为可爱而走红,后来受不了妈妈的严格要求,起诉要求断绝母女关系。

日语是爸爸恋人

妙可像养成游戏里的女主角一般长大,媒体与家人共同按下操纵摇杆,利益驱动下,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

美少女养成计划

奥运是她永远走不出的童年,也离不开的光环,此后她一直以登上国际舞台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因此与苦练数学竞赛、进人大附中的杨沛宜走上不同的路。

有负面新闻,就出来澄清。即使被年轻人排斥,也要在当明星的路上向前冲。

看到这里你可能想问: 到底谁害了林妙可?

其实很简单,埋下的种子是大人的决定,作为一个小朋友,她的成长之路却要承担一切。

而在这一路上,要说追责,那最大的责任方就是打着正义名号的媒体。

李普曼曾说过,通过媒体释放的新闻,我们生活在拟态环境中,既然信息有限,人们的思维必然会受限。

对十几年前大人之罪耿耿于怀的人,也一定会对她冷嘲热讽。

就像《楚门的世界》里,诉说了一个被作为景观的男孩的一生。

楚门早已长大成人,观众却仍然喜欢看他的一举一动,楚门很危险,因为观众想要的不是他,而是他们自己的青春回忆。

电视机里的妙可,也不得不在他人反复的讨论中,成为追忆过往的筹码。

已是剧中人

如今,网络斗士们最爱的便是用前后对比将公众人物拉下神坛,娱乐至死,消费至上。

全社会的期盼下,林妙可与大众一起成长,也接受着每一次围猎。

歌手St. Vincent曾在Los Ageless中唱道:

In Los Ageless, the winter never comes

In Los Ageless, the mothers milk their young

But I can keep running

No, I can keep running

milk their young,妙可的英文名也叫milk,她能继续走下去吗?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