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尘世本性(第十一章)

林意含,尘世本性(第十一章)

互联网 2021-04-20 17:53:11

秦春姓秦,这林烟知道,但在这之前,他只知道她的小名含容。他认识她时,秦春还小,就十一二岁吧,就是小学五年级时,林烟在杨丽家里寄住那一期认识的。其实,那时林烟也还不大,但比秦春高出一个脑袋 ,相比来讲,是个大男孩了。

认识她是那一年的国庆节,学校放假,因为幺姨家农活忙,林烟就帮着干活,没有回家去,含容是那天上午来的,差不多中午时候吧,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她开始跟杨丽玩,但第二天就愿跟林烟玩了。含容是杨丽大姑姑家的幺女,她和杨丽一起玩时,总有些不和拍,和林烟倒有些投缘。

林烟对含容印象最深的是十月三号的下午,和她去挖地枣(白头翁),地枣挖出时当即可剥开皮吃,也可以晒干后卖给药店。含容当然是挖后想晒干,赚些零用钱,杨丽不愿跟她去,对她想赚两个小钱有些看不起。她自然就想到了林烟,要林烟陪她去。林烟答应后,两人漫山遍岭,挖了很多。含容很开心,但在回家时,她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脚崴了,她当时大哭起来。

“含容,你怎么啦?”林烟跑过去,把她抱起来。

“表哥,我脚崴了!”她边哭边说。

林烟找了块干净的石板把含容放下来,说,“别哭!我先看看!”他左手扶着她的头,用右手的衣袖擦了擦她眼角的泪。

她点了点头,停止了哭声。

林烟把她身子挪了挪,脱了她右脚的鞋袜,帮她揉了一会,但她的脚很快肿了起来,林烟急忙说:“先回家去,得找药!”

含容点了点头,她的目光注视着林烟,其实她的目光这样注视很久了。

林烟把地枣放在她怀里,抱起她就走。但只走了十多米手就酸了起来,便在一丛干净的草上放下含容,说,“歇一下后,我背你走!”

“手酸了吧?”含容伸出手抓住林烟的手揉捏了几下。她低着头。

“脚很疼吗?”林烟问。

“疼得很!”她含泪抬起眼,笑了笑。

“来吧,我背你,早点回到家让他们找药!”说完,林烟蹲下身子,蹲在她面前。

回家的路不近,林烟咬牙背着她,回到家时,已累得满头大汗。

回到家的第二天,含容得回家去读书了,她爸背她走的。从那之后,就再没见过。

一转眼,就好几年了,含容成了大姑娘,林烟也成了大小伙子。但此刻,令人惊讶的是,一见面都毫无费劲地认出了对方。更令林烟想不到的,是她从那时一个清纯的小姑娘变成眼前这般大方开放漂亮的大姑娘了。

林烟心思思起来,这可是一见钟情的味道。

是的,含容比以前更加漂亮,身材高挑,眼睛水灵灵的清亮动人。俗话说女长十八变,越长越好看,此话不假。

秦春这一出现,已经让林烟对张晓红失了兴趣,不过,和张晓红箭在弦上的猛然折断令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今晚我还在这里过夜吗?”林烟心里问自己,同时耳边又想起了张晓红刚才的话——“不做了吧!匆忙做我不喜欢,晚上吧,今晚就在这里,我俩做一个晚上!”

……

张晓红忙着做饭,秦春在床上坐着,和林烟问了阵情况后,就去帮忙了。她俩在厨房里嘻嘻哈哈,讲着撩人的话语。当然,都是以张晓红讲话为中心,秦春或许因为有林烟在场,话语收敛得多。

不多久,饭菜出来了,吃过饭后,林烟已不知去留,张晓红的话始终令他在心里等待。张晓红那做一个晚上的话已从灵魂上惑住了他,青春旺盛的林烟对一晚上都能办那事当然神往。但问题是含容在此,她的魅力丝毫不比张晓红差,在心里,林烟已喜欢上了她,还打定了要追她的主意。不过,林烟不清楚含容的心里,如果她不愿的话,林烟可不愿错过张晓红这一站,错过了实在可惜。

呵呵,男人嘛,天生的一副烂德行!

“表哥,去我那里看看吗!”就在林烟不知去留时,含容发出了邀请。

“你住得远吗?”

“不远,在秋湾村。”

“你在哪上班?”

“兴旺玩具厂,和晓红一间厂,我和她一个组,她是组长。”

“原来如此!”林烟笑了笑,“好,我去你那里看看!”

“张晓红,你去玩吗?”秦春见林烟答应后,就转脸问张晓红。

但这一刻,林烟真希望张晓红不去。

“你俩先去吧,我下午还有事,事办完了我再来!”张晓红抬了抬头,看了看林烟。

“行,晚上到我那儿吃晚饭,来陪我表哥,没美女陪,我怕表哥玩不住!”秦春说完嘻嘻地笑了起来。

“你表哥喜欢你的,你瞧他看你时那眼睛的光彩,不过,老子就要来打扰你们的好事!”张晓红嘴不饶,很有内容地又看了林烟一眼,仿佛在说,你都打扰过我们的好事的。

从张晓红的住处出来,秦春就说起了张晓红的事,问林烟,“表哥,你们是今天刚碰上的吗?”

“是啊!我准备来秋湾玩玩,无意间碰上了她,她叫我去她住处看看,我就去了。”

“如果时间长,我肯定会怀疑你俩……”

“没什么,她出去买东西后,我真的只在她床上睡着了,我俩之间真的没发生什么!”

“她太随便了,常和主管不说,只要是她喜欢的男仔她就上,就我们那个组都有好几个,表哥,你这么帅,她不动心,不诱你上床我死都不信!”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没和她上床!”

“可能是我来得早吧,我相信,她洗完澡后的下一步肯定就是……”

“别想得那么严重吧!山雨欲来风满楼!”

“但愿是我多想了吧!”秦春说完低头笑了笑。她笑完时再抬起头,俩人已到了秋湾村的大门。“哦,对了,表哥,你在哪上班呢?”

“前进镇兴盛傢俬厂。”

“傢俬厂不错的,比玩具厂好!”

“也不怎样,比没厂强!我来G市后好几个月没找到厂,都准备回家去了,是无意间碰到杨丽后她给我介绍的,但那之后我就再没碰到过她,你有她的消息吗?”

“她去了深圳,自己做生意,当老板了。”

“很好,祝福她!”

“主要是靠她男朋友,再说她家里底子厚,支持了她一些。”

听完秦春的话,林烟没再说什么,跟着秦春转身进了一条巷子。走了十多米后,进一个院子,然后走上三楼。秦春住在一排铁皮房的最后一间,这楼房本只有两层,老板见出租房紧俏,就用角铁焊接,用铁皮加了一层。住这样的房子很辛苦,冬冷夏热。因为是过年,许多人回家了,也有部份人出去玩了,仅中间一间房开着门,里面看来是一对情侣或是夫妇,正在做午饭。

秦春开了门,里面的陈设比张晓红差远了,这才是正常工厂妹的样子!林烟心里有丝莫名其妙的放心感。

“秦春,你一个人住吗?”

秦春没有立即回答林烟,她望了望,说,“你喊我小名好吗?我好喜欢你喊我小名!”顿了顿后,她才回答,“有两个湖南妹和我合租,一起上班的,她们回老家去了。”

“我以前只知道你的小名,你的小名很好听。”林烟找地方坐下来后,说。其实,这完全是没话找话。

“说不清为什么,我只喜欢你喊我小名,你一喊,我就能进入到那一年的十月,进入到那个很美好的记忆。我忘不了你脸上小男子汉的坚强,最忘不了的,那是我第一次被一个男孩子那样抱着,虽然还小,但不知为何,我那时好喜欢你这个小表哥。我记得我走时,爸背着我,你站在舅舅家旁边那棵枫树下,叶红了,我在爸背上哭了,无声的哭了。说不清为什么,因为你是第一个抱我的男孩子,我心里很激动,虽然我还小。”

林烟无语,注视着秦春,他的思维也回到了那年十月,那时并没什么感觉,但此时唤醒后,一种特别的心绪激情浪涌。“那份纯净的心绪好令人神往!”沉默一阵后,林烟终找到了话。

“是啊,那多纯净!表哥,你的心中还有那份纯净的记忆吗?”

“有!有的!”林烟虽在心底忘却了那件事,但他知道此刻不能那样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