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褚时健沉思录:为什么88岁了,他依然在战斗?

柳桃剪枝怎么养,褚时健沉思录:为什么88岁了,他依然在战斗?

互联网 2020-10-26 21:40:21

导语

在去年宝能出手之时,极度郁闷的王石,带着56个人的团队,不辞劳苦飞到云南,爬上一座小山,跟一个88岁的老人促膝长谈,或许他在寻求一种力量,能够支撑他继续跟“野蛮人”周旋下去,65岁的王石还不想退出房地产的舞台。这个老人到底是谁?没错,他就是王石最崇拜的人,企业家中的企业家,创业者中的创业者,从前的一代烟王,现在的橙王,他的名字叫褚时健。

在去年宝能出手之时,极度郁闷的王石,带着56个人的团队,不辞劳苦飞到云南,爬上一座小山,跟一个88岁的老人促膝长谈,或许他在寻求一种力量,能够支撑他继续跟“野蛮人”周旋下去,65岁的王石还不想退出房地产的舞台。这个老人到底是谁?没错,他就是王石最崇拜的人,企业家中的企业家,创业者中的创业者,从前的一代烟王,现在的橙王,他的名字叫褚时健。

展开剩余90%

从无名小厂进行三板斧革命,

缔造红塔帝国,一代烟王诞生

褚时健原来是个老革命,代号“黑猫”,在革命队伍里是远近闻名的神枪手,解放以后就开始当官了,28岁的时候,当上了玉溪地区行署的人事科长,相当于处级干部,管当地的人事调动和福利发放,从神枪手到行政官员,褚时健的原则都是规则第一。

因为得罪一个领导,以“同情右派”的名义,这个神枪手和老革命也被划进了右派,下放到劳改农场去劳动,从天堂一夜之间就进了地狱。

在农场里褚时健反而干的风生水起,他喜欢琢磨,商业才能初露锋芒,慢慢担任了农场的领导,最后到两家糖厂当过厂长,当时的云南糖厂很多,大都不挣钱,在褚时健的管理之下,他负责的糖厂竟然一年利润好几十万,让当地领导刮目相看,让他去拯救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

当时云南有几千家小烟厂,规模都不大,都是半作坊式,烟叶都是政府统购的,定价和销售都是严格管控的,把烟厂的积极性都挤压的没有任何空间了,到了1986年,褚时健积极上书,陈述体制弊端,云南领导批准了玉溪烟草改革的试点,很快褚时健兼任了玉溪烟草公司总经理,地区烟草专卖局的局长,实现了产供销的三合一。

八十年代初,中国放开了国外的烟草管制,外国烟快速的进入中国,垄断了高端烟草市场,比如555、万宝路和骆驼等等,中国烟草同行还在为了几毛钱一包的低端市场血拼,褚时健到美国考察了几十天,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烟草品质和流水线让他大吃一惊,他明白了玉溪卷烟厂的未来:

利用烟丝品质和先进的流水线设备,打造高品质的香烟,去跟老外争夺高端市场。

已经深谙商业之道的褚时健马上进行了产业链式改革,通过三板斧进行模式再造:

第一车间革命

香烟的品质无非由两点决定,烟叶的品质,还有制造工艺,褚时健将农民的烟田当做公司的第一车间,从85年开始,玉溪卷烟厂直接跟烟农签合同,工厂提前为农民提供资金,但是农民必须按照工厂的要求种植烟叶,种出的烟叶香味甜味更浓,品质也更均衡,烟丝品质让美国人都大吃一惊。

褚时健没事也经常到农民的烟田里溜达,时刻保持对烟叶品质的关注度,他知道,烟叶是高端香烟的基石。

制造升级

当时全国的卷烟设备都是老式的作坊设备,生产出来的香烟粗糙,烟丝也不均衡,香味不达标,好的香烟设备都是欧美国家生产的,当时外汇要管制,有钱也未必能买回来,褚时健想贷款2300万美金,购买国外先进的烟草生产线,又让领导头疼了,动用外汇太多,当时的玉溪卷烟厂固定资产也不多,万一赔了怎么办?

褚时健找到了当时分管的中央部门领导,写下了保证书,保证3年内就能还清贷款,每年利税都能递增一个亿,领导真特批了,进口流水线设备进来了,玉溪卷烟厂的生产能力和水平终于在国内数一数二了。

销售升级

通过一系列的变革,比如建立专卖店体系,褚时健狠抓销售终端的布局,提高了全国网点的渗透力,实现了全国范围内的零售升级。

玉溪卷烟厂快速成为国内制造业的利税老大,一年利税200亿,云南财政有个说法,七成收入来自烟草行业,烟草的七成收入来自玉溪,玉溪卷烟厂支撑了云南财政的半壁江山,红塔山也一度占据国内高端香烟市场的3/4,在90年代初,上衣口袋里装一盒红塔山,是倍有面儿的“面子工程”。

当时两个男人见面,一般这样寒暄:

“抽烟吧?来一根!”

“还是抽我的吧,我这是红塔山!”

然后另一个人就郁闷的把烟塞回去,拿起朋友的红塔山抽起来。。。。。

突遭匿名举报,女儿自杀,一代烟王深陷牢狱

褚时健的人生达到了人生巅峰,成了一代烟王,他拿到了几乎所有名誉,全国劳模、改革开放十大企业家等等,90年代初红塔山根本不够卖,严重的供不应求,不知道多少人求着褚时健多批点配额,烟草专卖的拿货价是120,批给私人150,即使这样,很多人还是有钱拿不到货,只要从玉溪烟厂批发到货,一转手就是钱,每箱货有50条,当时只要倒倒货,至少每箱货能挣一万块。

只要一箱货倒一下手,够当时一个工人挣5年了,多大的诱惑啊,当然很多私人老板也都托关系、走人情,甚至有的官员。。。。不方便细说,只要你们能听懂就行了。

褚时健成了财神爷,不仅是烟厂的,也是整个云南的,还是整个烟草体系的,还有无数从事烟草经销的老板,一个人掌握的权力越大,危险也就越大。

在任18年,褚时健给国家创造了接近1000亿利税,这可是国内经济还在爬坡的八九十年代,但是当时的工资都是严格遵循计划机制,褚时健也是国家干部,有相应级别的工资,所以无数跟着玉溪卷烟厂的小老板都发财了,一个手指大的老板年收入很可能是褚时健的几十倍,18年的时间里,褚时健的总共收入是80万RMB,每年4万多。

按照国企退休的年龄,褚时健早就应该退了,但是因为他的巨大功绩和不可替代性,一直到了94年,他已经66岁了,甚至他听到了风声,有个接班人要来替代他了,一想到退休之后每月只有几千块的收入,那么多小老板都托关系批发烟,只要他点头就有无数的现金送进家门,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就发生了。

不评判对错,这是历史的问题,但是按照法律,褚时健的确犯了罪,退休之前的心理不平衡,权力的不加约束,贡献和收入的严重不成比例,最后褚时健让老婆和女儿在中间收了一些钱,数额达到了千万之多,河南三门峡的一封举报信,直接邮寄到了中南海,当地烟草公司对褚时健行贿的内容非常详实,中纪委很快入手调查,直接参与人都被抓了起来,其中包括褚时健的太太马静芬和女儿褚映群。

当时褚时健的案件是存在巨大争议的,经济学界一定在探讨国退民进和国有企业改革,何况褚时健对云南和中央财政立过大功,太太和女儿已经在监狱里了,他自己还是拖到2年后才被正式抓捕,女儿被抓的当年,就在监狱里自杀了,遗书里是这样说的:

“我这样做跟号里、所里的人无关,只是无法忍受何日是尽头的苦难和屈辱”

或者是为了拯救尚在任上的父亲,或许一切都无法挽回,总之,她离开了,并撇清了跟同牢房犯人和看守所工作人员的关系,尽量不给他们带来麻烦。

听到女儿自杀的消息,褚时健哭了,握着一个朋友的手,他难以自拔,说了这么一句话:

”“姑娘死了!死在河南,是自杀的”

在70岁的时候,褚时健进了监狱,他的判决书有8000多字,罗列的证据很细,被判了无期徒刑,我当年也看过判决的新闻,心里想的首先是:他能不能活着出狱。

接替他的人,刚好赶上国企改革的大幕,在90年代的年收入就达到了百万之多,一切又是多么的令人唏嘘。

狱中谋划创业,74岁重新起航,80岁再成橙王

女儿没了,烟王深陷牢狱,褚时健还有个儿子,因为太想摆脱父亲庇护下的阴影,很早就出国了,先是从日本留学,然后到新加坡发展,褚时健夫妻都在监狱里的时候,上初中的外孙女也没人照顾,是他的一个粉丝,当地的居委会书记,主动承担了照顾孩子的重任,让她安心的上完初中,又送到加拿大读书,这也是为什么褚时健让外孙女改姓成“任”的原因,因为那个书记姓任。

一句话永远都不会错:患难见真情!

正常人来说,这辈子估计完了,儿子远在国外不回来,女儿也不在了,自己也70多岁了,再牛逼的历史也成了浮云。

但是褚时健不服啊,因为有糖尿病,在2002年他保外就医了,又回到了玉溪,那片他已经打拼了一辈子的老家,虽然早已物是人非,但是山还是那片山,地还是那块地,他不想就这么闲着,而且是很贫穷的闲着,他还想成就一番事业,他熟悉玉溪的土地,除了种烟叶,也是是种果树的好地方。

他决定了,就种橙子,找了一个叫哀牢山的小山,包了2400亩地,开始动手干了起来。

在《道路与梦想》里,王石谈到了褚时健要承包哀牢山种橙子的故事,很多企业家都听说他要种橙子了,不知道谁打听了他的银行卡号,然后就传开了,很多大佬默默往里面打钱,谁也没想到能要回来,很多都是匿名的。

王石上山的时候,刚好遇到褚时健带着一个破草帽,跟一个修理工砍价还价,水泵坏了,修理工要80块,褚时健说最多给60块,两人不断的讨价还价,这个时候的烟王,已经是草根创业心态了,一分钱都要用在刀刃上,每棵树苗都要呵护好。

他不跟王石谈过去多辉煌,不谈自己多失落,谈的全是如何种出好橙子,哀牢山这片地的土壤和气候适合的品种,似乎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王石问他橙子多少年挂果,他回答说6年。

一个75岁的老人,谈的都是81岁的事业如何起航,这是怎样的创业精神?褚时健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无论曾经多么辉煌,他都能放得下,他愿意从最最基本的创业项目开始做,他不再是那个翻云覆雨的商业帝国掌舵者,这时的褚时健只是一个愿意种出最甘甜橙子的农民,他相信自己不仅能活着到80多岁,而且81岁也仅仅是他创业路上的新起点而已。

褚时健种的是云冠橙,特点是甜度高,有点肉,褚时健认为他能种出更加甘甜的品种,除了亲自对树苗和橙子品质进行管控,从跟农民合作种烟叶的模式之中也得到启发,橙子也采用合作种植的方法,只是农民成了打工的,以夫妻为单位进行橙子园的内部承包,农民必须按要求进行果树管理,最后根据品质和收成进行核算,给他们工资和奖金,这种合作共赢的方式提高了橙子的品质和产量。

后来这个橙子有了名字,叫”褚橙“。

承包的2400亩荒山,原来就有3000棵老树,品质一般,很难再去改良,03年种下的20万棵才是未来的希望,但是开始几年,那3000棵老树成了褚时健的收入来源,老伴马静芬站了出来,到县城的市场上去,还带着橙子拉到上海、杭州,基本都能消化掉,褚时健在云南的门生故吏比较多,云南烟草界大多受过他的恩惠,等到大批量的橙子开始挂果,企业采购就成了主要销售模式,烟草界是褚橙的最大客户源,万科也采购了不少,作为福利分给万科的业主们。

88岁的褚时健,依然战斗在一线,诠释创业的含义

目前,褚橙产业链和品牌都达到了顶峰,过去中国农产品只有地标品牌,比如西湖龙井、五常大米、赣南脐橙等等,但是没有真正的产品品牌,褚橙是国内真正的第一个农产品品牌,后来还有柳传志也为联想佳沃的猕猴桃起了一个名字,叫”柳桃“,开始进行品牌化的尝试。

褚时健说:“还能再活多少年,我也没把握。所以我希望能赶紧把差的东西补上。”,毕竟88岁了,他已经有了紧迫性。

无论什么原因,他还在忙碌,年事太高,减少了接待访客的频率,但是遇到重大的商业合作,他还是坚持带着家里的人一起上台,他还是喜欢待在哀牢山,看着橙园翻土、浇灌、摘果,还是一样为了品质和天气忧虑,我们已经分不清楚他到底是为了梦想,还是为了子女的传承有更好的基础。

他提起为什么在75岁了,选择山上种地作为创业的起点,是这样说的:

“我从小就养成个习惯,总想找点事做,不做事心发慌,无聊的时候,生闷气。这些年,坎坷非常多,我这个人生,总体来说不顺啊。但不管咋个说,不管顺逆,我总有一个老习惯——想把事做好。”

为了把这个“事”儿做好,褚时健身上有三种精神,值得我们去学习:

1

追求高品质的工匠精神

无论是褚厂长时期,他亲自指导着农民,去从根源上种出品质上佳的烟叶,让红塔山的品质瞬间拉升;还是褚橙时期,他以8旬高龄,亲自指导翻土、灌溉和剪枝,将褚橙品质改善的更加甘甜,他都坚信只有品质才能持续性的打动用户,是基业长青的基础。

2

分享精神

褚时健坚持在产业链的利润共享原则,农民以家庭方式加入合作种植,保证大部分勤奋的农民都有足够的收入,从开始的两三万,现在褚橙利润高了,普通家庭都可以挣十万,这在当时是高收入了,只有合理的利益分享,才能更大的激发农民的积极性。

除了电商采用直接合作,褚橙也跟一部分水果经销商合作,都是严格规定出货价和配额,保证经销商的利益,通过跟重点经销商的深度合作,利用共赢的协作方式去拓展市场。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共赢一定比自己挣钱更长远。

3

永不服老的创业精神

只要活着,无论困境还是逆境,无论贫穷还是不贵,都要学会“不甘心”,都不会闲着去放松自己,都不愿意懈怠宝贵的人生,哪怕已经80岁,哪怕曾经深陷牢狱、两鬓斑白,都有一个信念:

一定把一个事干好、干成!

我们总是感叹岁月不再,早已没有什么机会;我们总是抱怨家庭的拖累,有心而无力打拼;褚时健告诉我们,哪怕已经一无所有,哪怕已经疾病缠身,都没有关系,一定可以找到最适合你的事业,只要你愿意从最苦最累最草根的业务开始做,年龄、资金、资源等等因素不会是逃离创业的借口。

他保持了一个伟大企业家最基本的尊严,那就是,哪怕在你人生最后的岁月里,遭遇空前的重创,没关系,你照样可以谈笑风生的忘记过去,从头开始,哪怕是去种地,一定会以惊艳的姿态重新回来。

有人问他,是不是还对什么不甘心,他激动的说:

“我已经甘心了,我筋疲力尽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