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铃鹿御前般若妖琴师激推

激推是什么感觉,铃鹿御前般若妖琴师激推

互联网 2020-10-23 12:58:07
端菜吧!天邪鬼青

※算个番外。

※为了感谢@琢鹿青涯 青涯给俺的鬼青的图片,呜呜呜好好康一鬼青。

※女主魂穿天邪鬼青!

※私设如山,ooc。

※全员异性都爱你玛丽苏设定!

※沙雕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

时间线推到鬼王之宴。

那天你正从附近路过,听到一个看起来像后台总管身份的在一帮人面前嘟嘟囔囔说什么“人手不够”“劳动力短缺(误)”之类的话,表情焦急且痛苦。

你看着那个可怜总管的凄惨样,慎重考虑了0.1秒,毅然决定离开。

甚至脚步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各路大佬云集的鬼王之宴啊!你都想好发展过程了——笨手笨脚的鬼青必定会做错什么事,惹得大佬不快,鬼青game over。

奈何总管眼奸——

“那边的小妖怪,要不要来这里干活,薪资待遇很好的哦——”

你额头沁出一滴冷汗:“不了,不了,我还有急事。”

“你——没——有——的——吧……”那总管突然拉长了声音,你回头一看,正对上了他危险的眼神和因威胁而扭曲的脸。

在这压倒的气势下,你被吓得连连点头,不得已,加入了鬼王之宴不知道干什么的小队。

在他人的对话中,你大概了解了,这是给鬼王之宴上菜倒酒之类的工作,简单来说,你就是个服务员。

只不过还要加点杂事,比如给土豆削皮,给鱼刮鳞什么的。

这些你都小心翼翼地做好了,下一关就是端盘子了。

一旦不小心盘子碎了,来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了。你忐忑的想着。

宾客陆陆续续地入座,饭菜也陆陆续续做好,你万分珍重地举着手中的两张盘子,仿佛正捧着自己的眼珠子。

盘子完美落在餐桌上,第一轮你暂时算过了,抬眼看看各位大佬,都在说些什么你并不能听懂的东西。但在其中玉藻前并未言语,只是顺势夹起一块菜,然后又不知听见了什么消息,手一抖,掉了。

只见席间有一抹蓝色的影子冲出重围,速度之快只能让人看到残影。

#被动·发动#(啥被动详见第十章)

你稳稳当当地接住了玉藻前掉落的菜,回过神来发现宴席上一片寂静。偷偷把眼珠转过去,啊,要命。

然后瞬间闭上了眼睛。

桌上所有大佬整齐划一的看向你,你还保持着原封不动接菜的姿势。

你想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转过身打算捧着菜跑路的时候。

“站住。”鬼王酒吞童子叫住了你。

你冷汗直流,却还是僵硬地看向他,努力扯出一个微笑:“那个……还有啥事吗?”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你把玉藻前掉的那块菜塞到嘴里。

酒吞童子没发话,玉藻前倒是开了口:“早就闻到了你的气味,本想着下了宴来找你的,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呵呵。”玉藻前轻笑了几声,愉悦地看着你。

啊?什么,为什么要记住我的味道啊?难道是要随时欺负,闲的没事儿杀一杀那种?别啊玉藻前爸爸,像我这样卑微弱小的,浪费国家资源的小妖怪还挺多的,我真的不算什么,真的!

“哼哼,不愧是大妖玉藻前,没想到你也察觉到她的气味了。”茨木目光里尽是认同和赞叹:“更没想到我和你的计划竟然相同,倘若她今天不露面,倒是要撞在一起了。”

???茨木你怎么回事?你变回炼狱茨木童子也要来迫害我了?你忘记了你大明湖畔给我添的麻烦了吗?怎么转眼恩将仇报了呢?(并不是)

“哼,不过是个弱小的妖怪罢了。”大天狗的头撇了过去,看样子很是不屑,却总是用旁光余光看你了好几眼。

铃鹿御前也上上下下打量着你,大概是察觉自己目光太露骨,咳了两声:“挺可爱的。”

大妖你们怎么了啊?槽点太多我都不知道从哪吐起了!

你神情呆滞,玉藻前开口问:怎么了?

“没,没。”你干笑两声,“哈哈,就是……嗯……玉藻前大人能记住我的气味……我好开心。哈哈。”

这……应该能糊弄过去吧。你默默地想着。

于是你抬起眼睛,看桌上大佬的表情,等待着宣判——哦豁,完蛋。

又是整齐划一的动作,全员皱眉头(除了玉藻前,他似乎还挺高兴)。

完了完了,惹他们不高兴了。你紧揪着衣角。

“过来。”鬼吞右手撑着头,目光未离开你分毫,仔细看看,似乎其中还有像火焰一般炽烈的东西在燃烧。他声音沙哑而迷人,摆了摆手,慵懒且上上下下都透露出一种上位者的气质,好像是王在叫他的亲近之人一般。

你的双脚不自觉地动了,被他的魔力吸引了一般,定定地望着他的方向走过去了。鬼吞微勾唇角,好像是自得,还是如何,你想不清了。

玉藻前突然伸手拦住了你,“不必听他的。”

“啊?”你不解,看向玉藻前,他却忽略你的疑惑,想要将你揽入怀中。

“诶?”

????怀里是怎么回事?我不累,不用坐狐车,谢谢。

一只鬼手突然隔在你和玉藻前中间。满座下意识看向炼狱茨木童子。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他了。

“你……”他似乎在思考如何询问你,“你……过来吧……我也有挺多话想跟你说的。”

“我们这边黑晴明大人和大天狗似乎也对你颇有兴趣哦。”雪女用冷若冰霜的语气用着可爱的措辞。

“等……雪女!”

“咳,确实,我们对你……”他的脸转过去了,神情奇怪。

“啊?”你被这一时的“热情”冲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听谁的。

白晴明眼眸中流转着探究和笑意,精明的狐眸微眯:“我倒是也对这位姑娘……有点好奇了。”

“喂,晴明!你是要和我作对吗?”黑晴明情绪似乎有些激动。晴明展开折扇,但笑不语。

他之前不一直在和你作对吗?你心里默默腹诽。

“小姑娘,能过来一下吗?让我揉一揉什么的。”铃鹿御前的眉眼弯弯,十分亲切,你刚觉得不好拒绝,一直隐藏在后面的天剑韧心鬼切猛地拉住了你的手,你下意识回头,撞进了他的眸子里,他表情认真,握着你的手有着不容拒绝的力量:“和我走吧。”

“我……这……”你刚在想拒绝的话,座上不知谁打断了:“鬼切……你!”

他似是回答,可依然是望着你的眼底,又好像在像你许诺,你无端地觉得他可能真是认真的,他双唇轻启,吐字清晰地说:“这只手,我不会放开的。”

满屋寂静得呼吸可闻,你不看也知道,他们的目光如刀几乎要将你们两个戳穿……

————————————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感谢@刀鸣散华 的催更,嘤嘤嘤。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