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辫】【知乎体】【失而复得是一种什么感觉】

爱而复得是什么感觉,【九辫】【知乎体】【失而复得是一种什么感觉】

互联网 2020-10-21 06:30:42

 

 

[用户]山河一夕:失而复得是一种什么感觉?

 

 

 

408人关注  914条评论

 

 

 

答主:yyy9lang   

 

 

 

宇宙第一小可爱、兔子难养等人赞了这个回答

 

 

 

不请自来。

 

 

 

失而复得,大概是一件会让你感谢世界,感谢生命,感谢上苍的事吧。

 

 

 

这个也分很多种。有人,有物,有事。我想说的是我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经历,是我一辈子都害怕回想的事。

 

 

 

严格来说,我不算失而复得。我这个真失了,就得不回来了。

 

 

 

我和我家那位祖宗大概属于,以工作之名谈恋爱。我们虽然很早就认识了,但是13年才正式一起搭档工作。

 

 

 

13年那会儿,他21。这有一件到现在说起来都让小祖宗挂不住面儿的事,我俩在一起是他倒追的我,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是。其实现在想想,我真是捡了大便宜,这么好一小孩儿,砸我怀里了。以前没觉得,现在每天都想捂着嘴偷着乐。

 

 

 

那会儿他有他的搭档,我也有我的。虽然在一个公司工作,但是他是我老板的小舅子,属于“皇亲国戚”,而且很小的时候就在了,我资历还很浅,跟他也没什么交集。

 

 

 

后来突然有一天他跑过来跟我说,咱俩搭档工作吧。好家伙,吓我一跳,我想了想就拒绝了。我那会儿刚有搭档,磨合时间也不长,我不能贸贸然就换了。

 

 

 

当时小祖宗特别尴尬,委屈巴巴地走了。就为这,后来他没少数落我,说我嫌弃他。我哪敢啊,老板的小舅子啊,一个不小心伺候不好,我不得丢饭碗啊。

 

 

 

慢慢的,交集变多了,经常一起吃个饭啊,微博互动啊什么的,后来他还送我一块表。递过来的时候支支吾吾了半天,你,你就当贿赂吧。

 

 

 

到我老板给我俩安排一块儿工作的时候,又过去了一段时间。2013年8月20号,我俩第一次搭档工作。

 

 

 

结果我俩还挺有默契,合作的还真是不错。抛开工作不说,我也很喜欢跟他在一起,当然,那个时候的喜欢还只是单纯觉得这小孩儿好玩,嗯,当然也不是那个“玩”的意思。

 

 

 

他私底下比工作的时候腼腆得多,很神奇的是,我家小孩儿是个矛盾综合体。比如说他打耳洞,弄很非主流的发型,但兴趣爱好反而很传统。

 

 

 

他那时候偶尔跟我撒娇。其实以前我还真没有男的跟我撒娇,我也完全想象不来会是什么样的,可能会有点恶寒。但真的看见他眨巴着眼睛,一张无辜的小脸,还带着点害羞,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他妈也太可爱了吧。

 

 

 

他还很孩子气,特别爱笑,又容易被逗笑。听不了什么黄段子,一听脸唰一下就红了,然后还强装镇定。

 

 

 

我家小孩儿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带着仙气儿,氤氲着水汽那种,咬一口能在嘴里汁水四溅,清纯又色情。当然这是说的今年的他。以前啊,就是个小羊驼。蠢萌的那种。

 

 

 

但是各位千万不要把他想的娘们唧唧的,让他听见了可是要挠人的。用我老板的话说,一般妇女干不过他。

 

 

 

小祖宗正经的时候,就像一个清冷的谪仙。美好的让人不忍靠近,怕惊扰了这位下凡的神。当然,这还是说的今年的他。

 

 

 

我这专业黑媳妇儿二十年怕是不能好了。

 

 

 

时间仿佛一转眼就过去了,像我们这行,搭档工作相处的时间是特别多的。他大外甥有时候调侃他,你看你,除了吃饭睡觉就是XXX(我的名字)。小祖宗可就得反驳他了,我乐意管得着么你。

 

 

 

合作一年的时候,发了微博纪念一下。一年里不光有欢乐,也会有争吵,但我们还是一起努力继续往前走,流言蜚语充耳不闻,天长地久不去留神。

 

 

 

然而有什么东西悄悄就改变了。

 

 

 

像前面说的,工作和生活中,都是他追的我。现在想起来,我小眼巴叉的,模样还次,也没我家小孩儿会的东西多,他是怎么看上我的,我自己都好奇。

 

 

 

然后我总结了一下,他太容易依赖一个人。

 

 

 

我到现在对那天的印象还特别深刻,我这话都有点多余,我媳妇儿给我表白的日子我记得能不清楚么。

 

 

 

他强装着镇定,但耳朵红得都快滴出血了,翔子,你觉得我怎么样啊。

 

 

 

我当时就在想,不会是我以为的那种情况吧。

 

 

 

结果还真是,没想到居然被男的表白。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试试呗。

 

 

 

真的在一起了,倒是没什么特别感觉。因为本来我们俩就挺“腻歪”。

 

 

 

这种“腻歪”给他大外甥气的够呛,那会儿他正喜欢他搭档,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大脑袋压根就没那想法。

 

 

 

本来他大外甥就在减肥,这么一来,瘦的更快了。这下小祖宗才有点内疚,想着怎么帮帮他俩。

 

 

 

我记得最牢的日子,除了我俩初次合作工作那天,就是小祖宗生日,1月11号。

 

 

 

平常我们俩之间也不会送什么生日礼物啊之类的,一般就是发个红包,请客吃饭什么的。

 

 

 

那天我照例给他发了个红包。下班之后我送他回家,他执意不回,还说没礼物。经验告诉我,小祖宗是不能惹的。

 

 

 

然后那天,我有点分不清是他在过生日,还是我在过生日。关于他的腰有多软,他的嘴唇有多甜就不详细说了。

 

 

 

后来,他的身边除了我,突然就多了一个人。

 

 

 

不想提那个人的名字,叫他穿山甲吧。

 

 

 

从前有一条漂亮善良的小白蛇,他的身边有一个小牧童。有一天小白蛇被那个穿山甲骗走了,差点跟小牧童阴阳相隔。小牧童很自责,要不是让穿山甲得了空子,小白蛇也不会出事。后来就把穿山甲吊汤了。小牧童发誓,再也不让小白蛇离开他半步。他们两个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小白蛇就是我家小孩儿,小牧童就是我。

 

 

 

我想不通,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花言巧语离间我和我家小孩儿。也是小祖宗太单纯,容易被骗。

 

 

 

我意识到他俩关系越来越好,那时候刚过了我俩两周年纪念。我不是不能接受他有别的好朋友,他外甥,他外甥搭档,我们关系都很好。我只是从心里觉得,这穿山甲不是什么好人。

 

 

 

9月正逢公司,类似于年会,要搞个“文艺汇演”,涉及到公司性质,我只能这么解释了。我们几个关系不错的兄弟合演一个短剧,我家小孩儿女装红娘,好死不死,那穿山甲就演了那书童,和红娘眉来眼去的书童。

 

 

 

他穿着那身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我倒吸一口冷气,我就恨,为什么给我安排个和尚的角色,还是和大脑袋演的老夫人有一腿。我俩互相看对方,一眼就吐。

 

 

 

后来演完了,我还试图把那衣服带回去让小孩儿穿,他死活不同意。

 

 

 

从那时候开始,小孩儿和那穿山甲的相处,我竟是一点儿毛病都挑不出来,没办法说什么,但小孩儿却开始问我,我是不是不喜欢他。

 

 

 

他的确爱胡思乱想,可能就是这点让穿山甲钻了空子。

 

 

 

他要和我分手。理由无非是他觉得一直都是他一厢情愿,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笑话,我要真不喜欢他,在一起干嘛。神他妈穿山甲,到底说什么了。

 

 

 

16年年初,几个兄弟聚会,他坐得离我远远的,人陆续都走了,他外甥喝多了,打电话把那大脑袋叫来,我当时没走,小孩儿也喝多了,我当然不敢走,我就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听着。

 

 

 

小祖宗说了句,老阎,你准备让大林等你一辈子么。后来大脑袋把他外甥带走了。

 

 

 

我看着他吸了吸鼻子,抹了抹眼睛。

 

 

 

我看着他因为冷风冻红的耳朵。

 

 

 

我看着他双手插着兜,晃晃悠悠的走着。背影潇洒却又失落。

 

 

 

我在后面快走两步揽住他,他惊讶地看着我,你不是早就走了么。

 

 

 

有你这么个醉鬼祖宗,我哪敢走啊。我刚才就在旁边呢,你说的话我听到了。那我也问你一句,你是不是也准备让我等一辈子啊?

 

 

 

他立马红了眼睛。

 

 

 

你别哭啊,你知道我看不了你哭。

 

 

 

他使劲儿憋着眼泪,皱皱眉。

 

 

 

我把他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说话。你看我摊上这么个小傻子,你呀,别老想些乱七八糟的。

 

 

 

结果这祖宗来一句,翔子,你哪天不喜欢我了,一定要跟我说,别让我像个傻子似的纠缠。

 

 

 

你不说经常说我小眼巴叉,模样次么,会的还没你多。我这样的你都看上了,我巴不得抱大腿呢。

 

 

 

那都是玩笑话啊,翔子,你特别好。

 

 

 

后来平静了一段时间。就又到纪念日了,那天我俩都很高兴。

 

 

 

然后,22号,出事了。小白蛇从十余米的地方摔下来了,穿山甲就在旁边。

 

 

 

后来再回想起那天的感觉,还是一阵阵冒寒气,大热天也一样,整个心都是凉的。

 

 

 

幸好我的小白蛇没事,要不然我非拉着穿山甲一块儿陪葬。

 

 

 

一想到差点失去他,心就一抽一抽的疼。

 

 

 

那天我们没在一块儿,我赶到医院,和我老板老板娘,同事们一起等待手术,时间太漫长。

 

 

 

后来医生出来,说当时基本都要宣布死亡了,幸好给救回来了。

 

 

 

我家小孩儿啊,鬼门关走一遭。

 

 

 

后来可以进去看他的时候,平时那么活泼好动的小孩儿,浑身插着管子,静静地躺着。他俩大外甥哭的一个比一个惨。

 

 

 

我特别想抱抱他,亲亲他。我想替他承受那些伤痛。

 

 

 

后来的几个月,我一边工作,一边赶高铁过去照顾他。其实这点累算不上什么,小孩儿从被医生告知可能站不起来到重新站起来,其中的艰辛,实在是无法用三言两语表达出来。

 

 

 

受尽了苦难,往后全是幸福。

 

 

 

即使他受了巨大的折磨,依然爱笑,开朗,但变得沉稳,大气,如同凤凰涅槃重生。

 

 

 

出院之后,我还是贴身不离。这下可真是一丁点儿都不敢逆着来了,现在的小祖宗跟个瓷娃娃似的。

 

 

 

穿山甲再也没出现在公司了,因为终于把他吊汤了。

 

 

 

过年那阵公司录视频,小孩儿眼睛像长在我身上似的。后来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我就想看着你。

 

 

 

我说,知道为什么不让你跟穿山甲玩了吧?

 

 

 

小孩儿乖乖地点点头,翔子,我以后再也不会随便怀疑你对我的感情了。

 

 

 

身体慢慢好转以后,小白蛇和小牧童终于又过上了按时上下班的生活。这回小牧童记住了,一定要捧在手心里,好好保护那条依然单纯,呆萌,善良的小白蛇。

 

 

 

失而复得的,我的珍宝,希望我们两个以后的生活中不再有生死离别,感恩让我还能留在他身边的所有力量。

 

 

 

失而复得,结局是好的。珍惜你身边的人吧,每一分,每一秒。

 

 

 

 

 

 

 

 

﹉﹉﹉﹉﹉﹉﹉﹉更﹉﹉﹉﹉﹉﹉﹉﹉

 

 

 

谢谢大家愿意花时间看我们的故事,我看很多评论说看哭了,祝99什么的,再次感谢大家。

 

 

 

再说几个我们之间的故事吧。

 

 

 

一般工作的时候,我都很正经地叫他张老师,15年他生日那天,后来去的我家。小孩儿破天荒头一遭问我,护士or女警察,我默默地看着他笑,我喜欢老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怪不得你总是叫我老师!

 

 

 

前段时间,就上个月,小孩儿还来了次空姐。嗯,我很满意。

 

 

 

当然,这都是在他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8月22号到2月14号,半年呢,挺憋屈的。

 

 

 

2月14号那天还是沾了情人节的光。他想我更想。

 

 

 

他身体慢慢恢复,就方便多了。

 

 

 

大外甥有时候跑过来告状,说他老舅越来越娇纵了,对此我表示,管得着么,我就愿意宠着。

 

 

 

每次大外甥都要过来吃嘴狗粮,哭唧唧地跑回去,无所谓,反正是大脑袋哄。

 

 

 

就更到这里了,带着小白蛇再次感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